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
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姜酒里 > 第四十六章 我第喜欢你说,“不”(大章)

第四十六章 我第喜欢你说,“不”(大章)

作者:姜花娘手机用户请浏览:http://m.zuixs.net/book/306223/71704353.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
    “喔多剋,喔多剋。”</p>

    背着修好的吉他,穿着一双白色的男式手工布鞋,李知恩低头赶着路,她要快点去最近的地铁站,否则赶不上了。</p>

    没办法啦,这偏僻的地方,竟然连出租车都拦不到,早知道就自己开车了…诶呀,不对,自己还没驾照呢。</p>

    想着想着,走着走着。</p>

    知恩小姐姐竟然没发觉,连自己偶尔顺拐了都不知道。</p>

    长大了,性子并不似还是少女时的自己,那样的冒冒失失。</p>

    但偶尔也会着急的。</p>

    比如,前方找不到正确的路。</p>

    或者呢,后方有个痞子堵着退路。</p>

    李知恩扭头,奶凶奶凶喊道:你别跟着我。</p>

    阿姆摊摊手,无辜地说:我没跟着你。</p>

    她有些生气,朝着痞坏的少年再次大喊:别跟我说话,讨厌鬼!</p>

    他觉得很无奈,朝着脸红的姑娘笑着:我没跟你说话,害羞鬼。</p>

    “那你走那边,快点呐。”</p>

    “凭什么?我就不。”</p>

    两人的对话,实在有够幼稚。</p>

    甚至在路人善意乐怀的目光里,像是对闹别扭的小情侣。</p>

    李知恩下定决心,绝不看着他,把他当作令人害怕的美杜莎。</p>

    看不到他,并不意味她不知道他在哪,就像希腊神话里,斩下女妖的珀尔修斯,是依靠盾牌的反镜,来映射美杜莎的存在。</p>

    她走一步,他也走一步。</p>

    她停下,他也跟着停下。</p>

    李知恩羞恼的鼓着腮。</p>

    哪怕讨厌一个人的方式,姑娘的心思依旧总是那么的浪漫,如同作曲,喜欢从细枝末节去琢磨。</p>

    她靠风,靠他的脚步声,靠他一接近自己,就能闻到的一股淡而不厌的酒香,来判断他与自己的距离。</p>

    李知恩对酒的味道真的很敏感,以至于努力让自己闭紧嘴巴,好让呼吸有些缓慢。</p>

    少年晃晃悠悠地骑着老摩的。</p>

    看着她身穿的白色短袖T恤,因为呼吸,而随着胸口上下起伏。</p>

    这出夏日靡靡的风景,他觉得很撩人,很是好看。</p>

    因为工作失而复得,所以他的心情还不错,心情还不错的时候,就喜欢找乐子,尤其是找那些心情不好的人,心情就更好了。</p>

    李知恩一步一步,缓缓走着上坡,呼吸逐渐急促。</p>

    汗水染湿了她的鬓角,顺着精致的下巴,滴落在锁骨缓缓流淌,最后滑入那含苞待放之处。</p>

    似有察觉,她轻轻一瞥。</p>

    坦然接受来自姑娘的白眼,阿姆颇为轻佻地吹了声口哨,嘴角悄悄泛起一丝坏坏的弧度。</p>

    呼吸困难的时刻,人会需要什么呢?</p>

    一支夏日里,最元气满满的起泡酒,或者,一场无需她开口,听着就行的对话。</p>

    “所以,人生就是要多出去走走,奇迹无处不在,像我的邻居小娟呢,就宅得不行,只会玩游戏,躺尸,看漫画,堕落!!”</p>

    “……”</p>

    “还说什么追求梦想,要让我仰视她,哈!搞笑呢她,不爱吃蔬菜的挑食少女,除非我截肢,还是截掉除了男性特征以下的全部,否则她就是奢望。”</p>

    “……”</p>

    “对了,你多高来着?”</p>

    这坏人,不要脸,要你管!!</p>

    李知恩狠狠瞪了一眼揭短的“毒舌”少年,她以为自己沉默不语,就是对别人最好的拒绝方式。</p>

    但这个孩子的脸皮莫非是牛皮做的?</p>

    厚的很呢!</p>

    阿姆驾着老摩托,痞里痞气地跟在姑娘的身后,依然沉浸在自问自答的世界中,十分乐在其中。</p>

    “你不跟我说话,我很无聊,孤单的,但是没关系,孤单有时是最好的交际,毕竟柏拉图式的精神式沟通、最为动人。”</p>

    那是形容恋爱的,好不好?</p>

    “嘤西…”李知恩眼里闪过一丝羞愤,无奈地叹了口气。</p>

    打死不搭理他。</p>

    阿姆伸长脖子,却看到她冷着张俏脸,鼓着腮帮子,不言不语,埋头走路。</p>

    明明连咬死自己的心都有了,可就是不搭理自己的傲娇模样。</p>

    “哔哔…”</p>

    光着脚丫子的阿姆笑了笑,按了按老摩托的喇叭,然后脚一用力,踩下支撑车体的支架,将车停在原地。</p>

    闭上眼睛,左手握紧,放于心口。</p>

    右手举起,自上而下,自左向右,缓缓比划一个神圣的十字。</p>

    这是一个简单却专注的祷告。</p>

    李知恩听到喇叭声,没理,但听不到引擎的声音,也闻不到他身上熟悉的气息。</p>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停下脚步,回头,就看到了这莫名其妙,看起来特别中二、帕布的一幕。</p>

    “你…”</p>

    张开嘴巴,想询问他干嘛呢?</p>

    下一秒就反应过来,自己说好了不搭理他的,就连忙闭上嘴。</p>

    想走,但因为路人那纷纷侧目看他,仿佛看神经病的眼神,让善良的她又十分不忍心。</p>

    姑娘左思右想,越想越烦。</p>

    最后只是一脸可爱的生气模样,用力地跺跺脚、发出——“哒哒…”的清脆声响。</p>

    街角那肮脏,荒凉的风景一点都不好看。</p>

    所以李知恩的眼里,只有那个在祷告,长得很好看的少年。</p>

    他闭着眼,寻着声音,对她所站的位置打了个响指。</p>

    笑容十分灿烂。</p>

    “我和上帝打赌,赌你喜欢我,赌注就是我会戒酒。”</p>

    李知恩再也忍不住了,眼里闪过一丝不屑和厌恶,白皙的小手作可爱的喇叭状,放在嘴前,学着阿姆的口头禅,大声喊话:</p>

    “搞笑呢你!光着脚的小野人!”</p>

    “呀,你怎么知道我的信仰?不怕压迫的精神,与不被束缚的天性,野人的野性,果然——知恩是我的知音。”</p>

    “嘤西!我才没那个意思!”</p>

    “是吗?那你今天有没有跟喜欢的人说话啊?”</p>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</p>

    “说了啥?”</p>

    “没有!!”</p>

    “啊,果然是我啊。”</p>

    “嗯?”李知恩歪着头,扑闪着疑惑的眼睛,一时没理解,待反应过来后,脸色唰的一下子变得通红无比,甚至蔓延到脖颈处。</p>

    “呀!!我讨厌你!帕布啊!”</p>

    阳光不燥,微风正好。</p>

    趁姑娘变得急促的呼吸,趁路人纷纷驻足,侧目。</p>

    趁阿姆自己还没被打死,他赶紧像个校园暗恋女神的中二少年一样,双手做作的合拢成喇叭状,大喊:</p>

    “呀!知恩xi!但我会喜欢你,喜欢你到你不再需要我喜欢你为止!帕布啊!”</p>

    “住嘴!!我要杀了你。”</p>

    周围路人善意的哄笑声,暧昧的眼神,让她羞愤得难以形容,恨不得找个树洞钻进去。</p>

    “嘿,莫呀?!”</p>

    他灿烂的笑容,突然一下子变得僵硬,看着李知恩取下吉他,转身就挥舞着冲向自己,恨不得同归于尽的表情。</p>

    “别跑!”</p>

    “阿尼,我开玩笑呢…呀呀!”</p>

    阿姆连忙惊恐地掉转车头,慌不择路的期间,脚丫子还不小心触地,烫得他龇牙咧嘴,也顾不得灼伤,赶紧走为上策。</p>

    李知恩羞怒难耐,被欺负的她,满脸都是伤心欲绝的泪水。</p>

    但她哪里追得上骑着车的小混蛋。</p>

    瞬间,阿姆早已跑得连车尾灯都看不见了。</p>

    “我…我!他他,嘤西!”</p>

    李知恩难过的生气地踩他路过的痕迹,</p>

    看他看过的街景,然后希望时间再慢一点的,慢得,能够让她有时间,走出这陌生的地方,找到那个讨人厌的身影。</p>

    但现实是——</p>

    迷糊的李知恩迷了路。</p>

    她拿出手机想要打电话给经纪人,却发现这地方,信号出奇的差,怎么拨打也打不出去。</p>

    她抿着嘴,突然被凸起的路块拌了下脚,身体一时失去平衡。</p>

    她顺势想要蹲下,却没注意到自己的小身板,是比“吉他”娇小得多的事实,结果吉他先她一步触地,反作用下,直接敲打在她脑袋上。</p>

    “啊——嘤西!呜…”</p>

    狼狈的摔在地上,李知恩想要起来,却又被吉他卡住,又跪坐在地上,活像个帕布似得。</p>

    一时间,被人欺负的委屈,倒霉透了的难过,迷路的慌张,种种的情绪一下子涌上心头,击溃她的心房。</p>

    她皱着小脸,可怜巴巴地坐在地上,将头深深埋进膝盖上。</p>

    不知该怎么办。</p>

    不知哭了多久。</p>

    李知恩将身子缩在吉他前,挡住自己高腰短裙下旖旎风光。</p>

    哔哔——</p>

    吹着有点燥的凉风,电线杆上是嘎嘎乱叫,讨人厌的乌鸦先生。</p>

    窸窸窣窣的,好似有轻轻的喇叭声,淡淡的烟草味道,和起泡酒的酒香。</p>

    好远又好近。</p>

    迷迷糊糊不知道哭了多久。</p>

    待哭的累了,她也听见了脚步声,抬起头,就看见一个光着脚丫子的少年,走向前,蹲在身前对自己笑。</p>

    “阿嘎西?”</p>

    记忆里,这成为了李知恩有关夏天,最深刻的画面。</p>

    他的身后是一辆小摩的,车身上喷着“西林洞奶奶拉面”几个字。</p>

    “我忘了问你个问题,你很讨厌我吗?为什么突然生气,不想跟我说话了?”</p>

    李知恩抬起头,满脸都是令人心怜的泪痕,倔强地抹了抹眼泪,她冷冷地瞥了他一眼。</p>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一个随便说我喜欢你的人。”</p>

    有点绕口,但阿姆“喔”得一声,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,他也不喜欢纠缠不清,所以就留下一句:“阿拉索,那我走咯。”</p>

    “滚!”</p>

    少年点点头,他是个说滚就滚,毫不拖泥带水,也不纠缠的男人。</p>

    起泡酒喝了大半,烟抽完就起。</p>

    走了就不回头,连告别都懒得告别,两手插兜,从来不会多问一句:为什么?</p>

    无所谓,前路只是洒脱行走。</p>

    他刚想走,衬衫就被姑娘用力攥住了。</p>

    “嗯?“</p>

    她沙哑却柔软的嗓音,响在这小小的方寸之地,街角角落里。</p>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她抬头,满脸压抑不住的泪水。</p>

    为什么回来?</p>

    为什么要走?</p>

    又为什么喜欢欺负我?!</p>

    阿姆猜不准姑娘的心思。</p>

    “我想走出人生的困境,但是一不小心,就走到人生的分岔路,我遵循着本能,二选一,最后,我就看到某个像手艺稀拉的面点师,擀出的失败拉面一样,仿佛失去筋道,灵魂的姑娘,在耸着肩膀走路,就…”</p>

    少年低头,邪魅一笑。</p>

    “说人话!”靠着吉他的李知恩,一边哭着,一边砸他的脚。</p>

    模样娇憨可爱极了。</p>

    “啊帕!内内,阿尼…我也迷路了,呀以西,这破地方!信号太差了!然后,这不刚好看到有个孤单的妹子在哭,就知道是你了。”</p>

    “嘿。”她直接笑出声,然后偏头狠狠瞪了他一眼,这次轮到她生着闷气。“哼,不跟你说话。”</p>

    “内内,上车,指路,欧巴送你一程。”阿姆再次邪魅一笑。</p>

    “明明比我小…”</p>

    “我很大的!还有,我想你也迷路了吧,没关系,春天,爱情,樱花,还有迷途不知返的文艺少女,我很喜欢,也很有经验,想要走出迷茫困惑的方向,最简单的方式,就是我载着你,从街头走到街尾。”</p>

    “说了我不喜欢你这样说话!”</p>

    “啊!别打别打!哈几嘛,安全驾驶,安全驾驶!l</p>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