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旧日之箓 > 第4章 卖田(感谢‘路人叉叉’盟主打赏)

第4章 卖田(感谢‘路人叉叉’盟主打赏)

作者:熊狼狗手机用户请浏览:http://m.zuixs.net/book/317893/85707400.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
    楚齐光看着那猫儿一脸茫然的眼神,将之放回地上,看着妹妹语重心长地说道:“妹妹,你要是让哥哥我知道你用猫擦屁股,我以后就用你擦屁股。”

    妹妹一脸震惊地看着楚齐光。

    楚齐光问道:“你也能自己舔自己吗?”

    “娘!”妹妹的脸上瞬间带起惊恐之色,六岁的小女孩胡言乱语地叫了起来,却被楚齐光一把抓住,捂住了嘴巴。

    楚齐光教育道:“逗你玩呢!女孩子家家的,以后少做些没谱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教训完了妹妹,楚齐光感受着体内的心理冲动,不断想着有什么办法能缓解。

    他回想起了自己过去在地球的种种经历,明白这毛病一旦犯起来靠忍是很难忍的,必须对症下药,舒缓心理压力才行。

    一旁的妹妹看着楚齐光越来越白的脸色还有额头上的冷汗,心中暗暗道:‘一定是很大一坨……’

    就在这时,隐隐约约的争吵声从房间内传来,楚齐光好奇地问道:“有谁来家里了?”

    妹妹摇了摇头:“是隔壁陈婶带人来找娘的。”

    “隔壁陈婶?”楚齐光目光微微一凝,结合这两天的村中见闻,心中已经有了一些猜测。

    他跑到土屋门外,竖起耳朵听着屋内几人的交谈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小的土房内,除了一张小矮桌外就只有一张土炕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几乎是一贫如洗的家里,此刻挤了六个人。

    除了二狗的母亲以外,还有隔壁邻居家的陈婶,此地的里长,以及王家的管家和两个仆役。

    此刻二狗的母亲正一脸黯然地陪着一名管事模样的中年人说话。

    那中年人身穿蓝色的窄袖盘领衣,裹着头巾,右手摸着山羊胡子,双眼时不时转动一下,透露出丝丝精明。

    二狗的母亲低声说道:“王管家,青阳县里旱田均价就是十两银子一亩,就算是灾年也足能卖到五两一亩,你现在开口就要四两银子一亩就要买下我家的田,实在是不给活路……”

    被称为王管家的男人摸了摸自己的山羊胡,慢条斯理道:“周家娘子,这可不是老夫欺负你。今年收成不好,大家都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二狗母亲低声下气道: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王管家眼睛一瞪,不耐烦道:“地里遭了旱灾,大家都交不上朝廷的粮税,我家老爷发了善心要买下你们的田产,让庄里的大家伙都能上交了粮税,来年再将地便宜租给你们,你还不识好歹了?”

    一旁另一名身穿短衫,皮肤粗糙的汉子乃是负责催收粮税的里长。

    如今的大汉王朝以百户家庭为一里,由其中田多丁多的十户家庭轮流当里长,一年一轮,专门负责催收赋税和徭役。

    只见那‘里长’恼道:“二狗他娘,要是交不上粮税,到时候逼着县里的衙役来收税,可就没有咱们自己人这么好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王管家又说道:“你家要是不愿卖田,那便借点印子钱先缴了粮税再说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印子钱,二狗母亲连忙大摇其头,这印子钱就是王家放的高利贷,利滚利起来将二狗卖了都还不起,村里好几户人家借了以后都被逼得家破人亡,二狗母亲是万万不敢借的。

    就这样被一阵劝说,早已经六神无主的二狗母亲下意识地点了点头,便要签字画押,同意将家里的田给卖了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脸色苍白的楚齐光推门走了进来,瞪了几人一眼:“这田不能卖。”

    陈婶皱眉道:“狗子,这边没你的事,你先和妹妹出去玩会。”

    楚齐光看向二狗母亲说道:“母亲,这田卖了我们家可就要代代做王家的奴才了。”

    陈婶看到自己被无视,气恼道:“多少人想投入王家还投不到呢,你们在王家好好干,既不用上缴赋税,也不用应征徭役,这才是真真的好日子。”

    二狗母亲连忙陪着小心:“我儿就是随便说说,我这就卖田,这就卖。”

    楚齐光知道这是王家要趁着今年的旱灾来吞并田地,他拦住母亲问道:“我们今年要交多少田赋?”

    母亲说道:“两石麦子,折银二两二钱。”

    楚齐光皱眉,县里收粮的盆子装满一盆不冒尖,那便是一斗,十斗便是一石,盛一斗算一斗。

    至于折银二两二钱,是青阳县这边早几年前就实施了折银征收,也就是不收粮食等实物,而是收等价的银子作为税赋。

    而十钱则等于一两银子,一共也就是2.2两银子。

    听到母亲说的两石麦子,他眉头大皱:“去年不是才要五斗吗?”

    一旁的里长不耐烦道:“今年县里的大老爷新上任,要追缴前几年的欠税,咱们整个青阳县都是一片鸡飞狗跳的,可不单是你一家要补上过去的窟窿。”

    楚齐光闻缓缓开口说道:“我们家一年四季在土里刨食,整地、播种、施肥、浇水、脱谷……除了种田还要应付徭役,就没有一日得闲。一年下来,也就收个五六石的麦子。

    每年交了田赋、丁税之外,却还有县衙加派的均平钱、物料钱、车脚钱、库子钱……样样都要收钱。交完了还有道观里的拜神钱和各个常例孝敬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要找粮商换银子交税,又要被盘剥一番。我们交上去的粮要晒干脱壳,问他们买的粮却都是底下掺了水,换了斗的,一来二去同样一斗麦子,银子就差了一成不止。

    忙活一年,最多也就剩下个四石多粮食,分给我们一家三口,摊到每天上,就是一人一天四两多,还需要用来换些油盐,添些衣物……这样一人一天还能剩下多少?你们觉得够吃吗?要不是河里捉些鱼虾,后山挖些竹笋,靠山吃山靠水吃水,我们早就饿死了。”

    里长恼道:“收粮缴税,自古以来就是天经地义,还要你来分说?”

    楚齐光却没被吓到,而且身上的那些症状也随着他说的话而飞速消退。

    感受到这种情况,他越说越来劲:“上头的大人们要清缴欠税,可我家年年交足了这五亩地的粮税,只多不少,到底是谁在欠?是村里大户投献给道观的田产?又或者是藏在那几家绝户下面的耕田?明明是你们捅出来的窟窿,现在却要找我家来找补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