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旧日之箓 > 第22章 我最讨厌的就是银子

第22章 我最讨厌的就是银子

作者:熊狼狗手机用户请浏览:http://m.zuixs.net/book/317893/85913654.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
    看到楚齐光不收银子,王承望本还想再劝,却见楚齐光看着王管家说道:“你先出去吧,我有些事要和你家老爷密谈。”

    王承望朝着管家点了点头,于是管家无奈退去,在场只剩下了他们三人。

    王才良首先开口说道:“爹,我这病……”

    当下王才良这才将自己的病还没全好,仍旧需要周二狗治疗的事情给说了出来。刚刚他只是和周二狗约定出来做个样子,以安定人心。

    王承望听完了点点头:“你做得对。”

    于是王承望又问起了接下来怎么治病。

    楚齐光说道:“以后由我登门为王公子治病,只是我最近还忙着那粮税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王承望听明白了对方的意思,大手一挥,立刻说道:“粮税的事情我已问过管家,都是那账房先生记错了账,其实根本轮不到周贤侄你家来还。”

    他一脸生气地说道:“这事我明明早就让王忠(王管家)那厮去办了,怎么他没去吗?定是这厮又偷奸耍滑了,我一会就让他去把事办妥了。”

    楚齐光又说道:“我平日里还要打理家中农事……”

    王承望心中这下也明白了,对方刚刚恐怕不是不收银子,而是嫌这银子不够啊。

    王承望想了想说道:“我正好想要多种点地,不如贤侄将家里的地租给我,五亩地……我便不论丰年欠年,都按每年五两银子来算。只要有我一日,这田租便万不会断。”

    楚齐光为难道:“就这?”

    王承望忍耐着怒气说道:“五两银子可是远远高过市价了。”

    楚齐光叹了口气:“王大官人你有所不知,不是我不想租给你,主要是我妹妹喜欢种地。”

    王承望呆了呆。

    楚齐光接着说道:“因为我家世代都是耕读传家,要求代代子孙都必须下田农耕,我妹妹一天不翻个土、担个肥的……那就浑身难受啊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祖宗之法传下来,我现在如果将地租了出去,唯恐母亲说我不孝啊。”

    王承望听了差点忍不住骂了出来,但谁叫他有求于人呢,对方又将‘孝’字都搬了出来,大汉朝以孝治天下,事关道德、伦理,不孝可是大罪。

    看到王承望不说话了,楚齐光立刻生气道:“王大官人!莫不是以为我在向你讨要银子?”

    ‘你不是吗?’王承望眨了眨眼睛,心中暗道自己刚刚难道误解了对方?对方真是个不爱金银、孝感天地的侠义之士?那可真是太好了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的楚齐光转身便要离开:“我一心只想要救治王公子,王大官人怎可用金银来辱我?”

    一旁的王才良吓了一跳,他可就指着周二狗给他治病了,立刻冲了上去拦下了作势欲走的周二狗。

    王才良:“周兄!我父亲就是个满身铜臭的俗人,你别和他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王承望跟着点头:“对对对,我就是个俗人,不提银子,我接下来都不提银子了。”

    王才良伸手想将楚齐光拉回来,发现轻轻一拉,对方就已经回了原位。

    楚齐光接着说道:“王老爷莫要再和我提银子的事情,我救人从来不是为了银子,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银子。”

    王承望连连点头称好,能够不要银子,他当然是双手赞成。

    楚齐光接着说道:“我以后还是来府上为王公子治病。不过他体内余毒未清,还需要再炼制些丹药来配合。”

    王承望:“需要什么药材?我立刻差人去县城买来。”

    楚齐光摇了摇头:“治疗犬鬼之毒所需的药材,普通药铺是买不到的。不过还好其中的仙豆、血菩提、七星海棠等大部分药材我都有所准备,唯有一味脑白金手上现在没有。”

    王承望父子愣愣地听着这一串药名,却是一个都没听说过,最后问道:“这脑白金是何物?又如何到何处去寻?”

    楚齐光:“这脑白金乃是风水吉穴之中的石钟乳历经万载时光后,一点一滴地汇聚地底灵液精华而成。你们也当知道如此天地奇珍,必然掌握在一些大势力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“对于这种事懂得都懂,你们如果不懂我也不多解释,毕竟知道太多也没有好处。你们也别来问我具体情况,这其中利益牵扯太大,当不知道就行了。其余的我只能说这里面水很深,牵扯到很多东西,大部分情报已经被封锁,详细情况你们自己是很难了解清楚,所以我只能说懂得都懂。”

    听着楚齐光的一番话,王承望父子俩只觉得高深莫测,心中对对方师尊的身份产生了各种猜测。

    楚齐光接着说道:“不过你们也不用担心,凭我师尊的面子,这东西也能花银子买到。”

    王才良停了松一口气,连忙问道:“要多少银子?”

    楚齐光说道:“要治好你身上的余毒,大概需要三百两银子的脑白金。”

    王承望吃了一惊:“要这么多银子?”

    要知道他们王家一年也就赚个上千两银子,再除去老爷妇人、少爷小姐的种种开销,还有丫鬟小厮的衣食住行,还有各色打赏,县里内内外外的打点,一年下来也就剩个100、200两。

    楚齐光说道:“这已经很便宜了。如果不是有师尊的面子,再多银子也别想买到。虽然我为你们治病不要银子,但这药钱还是得你们自己出的。”

    王才良:“这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王才良自然是完全同意,但牵涉到三百两银子,他父亲王承望却是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楚齐光看一眼就知道这老地主是心疼银子了,对方是标准的封建时代地主,抠搜得连二狗家那几两银子也要盘剥,三百两银子肯定会让对方感觉到非常肉疼。

    于是楚齐光看向了王才良说道:“犬鬼的余毒不清,随时都有恶化的可能,你们准备好银子就快点送到我这里来。千万别拖延时间,错过了最佳治疗的日期,到时候人就废了。”

    “爹!”王才良看向父亲催促道:“您还在犹豫个什么?我可是我们家独苗啊!您可就我这一个儿子,我要死了你可就绝后了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