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旧日之箓 > 第49章 不得圆满

第49章 不得圆满

作者:熊狼狗手机用户请浏览:http://m.zuixs.net/book/317893/86134158.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
    看着带人离去的郝永年,王才良整个人像是经历了一场大战一样,整个人瞬间放松了下来,然后看向楚齐光问道:“楚兄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楚齐光皱着眉说道:“手骨好像裂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?快把郎中叫来给楚兄看看。”王才良吩咐完了手下小厮,又转过头来安慰楚齐光:“唉,楚兄,这次都是我连累你了,今晚我就置备酒席为你赔罪。只是这仇怕是报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王才良摇了摇头,他知道郝永年打得虽是楚齐光,敲打得却是自己。

    看着楚齐光仍旧皱着眉没什么变化,王才良接着劝道:“你可知将你打伤的这是何人?那是郝家的郝永年,他父亲现在是翰林院编修,爷爷曾官至兵部右都御史,郝家在青阳县那是权势滔天。”

    “而这个郝永年性情酷烈,是青阳县出了名的煞星。听说他家后院埋了一地他每年打死的丫鬟、小厮。”说到这里,王才良就是连连叹气:“这县里不是每个大人物都像丁道霄丁公子那么好说话的。这个郝永年……惹不起……惹不起啊……”

    楚齐光知道大汉朝开国之初本来是只准许官宦之家畜养私奴的。

    但是随着王朝的土地兼并、贫富差距不断加剧,穷人们纷纷破产,卖儿卖女卖身的越来越多,富人家又需要各种奴仆、下人,这奴隶交易是屡禁不绝。

    到了现在,役使奴仆的现象十分普遍,不仅官僚士绅畜养大量奴婢,就是一般的商人、地主家也都役使几个乃至十几个的下人。

    而奴仆们更是可以被主人随意打骂、虐待,甚至像郝永年这样的豪门打杀了手下的丫鬟、小厮,也往往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,民不举官不究。

    楚齐光看了他一眼说道:“那你们王家还惹他们?”

    “哪里是我们家惹得他们?”王才良说到这里便是满腹的委屈:“是他们看上了我们家祖坟的那块地,想要抢过来。说起我们家那块祖坟,上接日月星辰,下通这青阳县灵脉,背靠巍峨秀峰,两边之山犹如随从护卫,那是一等一的吉穴,足以庇护后世子孙福荫。”

    楚齐光疑惑道:“灵脉?”虽然知道当今天下很多人笃信风水,但是关于灵脉的概念是楚齐光没学过的。

    王才良惊讶道:“你不知道吗?我们青阳县这北面的梅山险峻秀拔,发祖于千里之外的祖龙山,山势屈曲翻腾,起伏跌断,两边也有迎、送、夹、护的山体随行,乃是真正的灵脉福地。”

    “托梅山灵脉的护佑,我们青阳县武运旺盛,年年武科都有人高中举人,目前县里退休的进士高官,就有四五位呢。”

    楚齐光点了点头,虽然他不太懂这些风水、灵脉的事情,但也能理解这个封建世界的人对风水是非常相信的,而所谓的灵脉之说在他看来和上个世界的龙脉差不多。

    楚齐光心中想到:‘灵脉和龙脉差不多意思吧,只不过这个世界的龙好像和人打过仗,所以有些词就不一样了。’

    说完了灵脉,王才良又叹道:“唉……我爹纵是百般不愿,但这些日子找遍县里豪门,就没一位愿意为我们说和的,恐怕最后还是要把地交出去。”

    王才良又安慰了楚齐光一番,郎中终于赶到了,给楚齐光包扎了一番,又开了药,嘱咐他好好休息。

    房间内终于只剩下了楚齐光和乔智,他黑着脸说道:“这一下我心里又多了一根刺吧?”

    乔智无奈地点点头:“普通人修炼不就是这样,总是被因果缠身,心境始终不得圆满,时间越久杂念越多,永远无法专心修行。”

    楚齐光问道:“所以豪门大族的子弟不但有银子上的优势,在心境上也更有优势咯?”

    看到乔智点点头,楚齐光摸了摸自己手上的右手臂,低声说道:“我这个不止是心境影响吧?右手骨裂,以我现在的体质大概要多久才能恢复武道修炼?”

    楚齐光自从开始练武之后,各种食补药补,加上天妖筑基法和武道修炼,整个人的体质突飞猛进,已经和原先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乔智估摸着说道:“你这骨裂不算严重,王才良肯出银子,那郎中开的药也不错。再加上你筑基后蜕变的体质,最多十天就能练武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周白的脸色越来越黑,乔智以丰富的经验在心中判断道:‘当面骂骂咧咧……只要楚齐光没犯病,那就没啥事。可要是动上手伤了人,那就就要往死里整了。’

    他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你打算报复郝永年吗?”

    楚齐光说道:“你先让狗妖们盯死他,我要知道他每天的行踪。还有大头呢?问清楚那包子铺的妖怪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忍不住抓起一旁的乔智就舔了起来,一下子感觉心情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他一边舔一边说道:“乔大师,你要不要考虑每天洗个澡?”

    乔智坚决反对道:“舔毛是我们修炼的一部分,所以我们是永远不用洗澡的!”

    楚齐光心里啧了一声,有些嫌弃地看着手上的橘猫,想着以后起码得搞个三十只猫,让他们一个月洗一次澡,然后他每天都能舔到最干净的澡后猫了。

    陈刚拿着药一开门进来,就看到楚齐光捧着猫在舔,那妖异扭曲的画面吓得他转身就走,却被楚齐光一声叫住。

    “不是来给我换药的吗?你走什么走?”

    陈刚战战兢兢地走上来,楚齐光看他这副模样说道:“你喜欢猫吗?”

    陈刚哪敢说不,立刻死命点头。

    楚齐光把乔智递了过去:“要不要摸摸。”

    陈刚一脸地为难,最后挣扎着将手放了上去。

    伴随着他手放在猫背上,乔智摇了摇头:“不行,要说你的爱猫力有十段的话,这家伙的爱猫力一段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了,机会给你了你没天赋啊。”楚齐光叹了口气,将猫收了回去抚摸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几天,王才良看到楚齐光安心养伤,甚至英略馆那边也请了病假,脸上看不出丝毫的怨恨和愤怒,心想着对方应该已经放弃报复的愚蠢想法了,微微安下心来。

    但一些不为王才良所知的事情,正在青阳县的黑暗中发酵。比如楚齐光的武道已经因为骨裂而多日没有进步,又比如他的银子只剩下800多两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楚齐光被打伤的第四天夜里,青阳县西面的文昌庙附近,县里最好的妓院四喜堂仍旧高朋满座。

    郝永年左拥右抱,四周围有帮闲的轮番敬酒、凑趣,时不时便哄得他哈哈大笑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