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旧日之箓 > 第54章 没人比我更懂血尸案

第54章 没人比我更懂血尸案

作者:熊狼狗手机用户请浏览:http://m.zuixs.net/book/317893/86155412.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
    何文彦的儿子何宪说道:“父亲你放心吧,我已经联系了青阳观的监斋青灵道长,他派了手下最为得力的法师来调查血尸案,要不了多久一定能水落石出的。”

    知县何文彦叹了口气:“可惜青灵道长会和外县的法师们一起去追查尸变案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有小厮来报,青阳观的法元道长来了。

    “快快有请!”何文彦和何宪以为是血尸案有了结果,将法元道士迎了进来。

    法元道士一边介绍案情,一边诉说自己的推断:“凶手在小小的厢房内连杀八名武道好手,其中最弱的也是武道一境,郝永年自己更是武道三境的好手,这凶手的实力至少也是武道四境以上。”

    何宪点点头说道:“我们查了县里武道四境的高手,没有一个人有嫌疑。”

    法元道士凝重道:“因为凶手根本不是人。尸体上好几处伤口都符合兽爪的痕迹,还有这个……”说着,他拿出了一簇兽毛。

    “从死者身上的伤势和现场的破损来看,他们八人一直都在围攻一人,却先后被拳掌和兽爪攻击。以贫道多年来降魔除妖的经验来看,这是这头妖怪战到一半的时候,变回了原型。”

    知县何文彦听得连连点头:“那这妖怪逃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法元道士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找到:“那妖怪临走之前一定清理了现场,我也只找到这毛发,再无其他线索。现在他又逃了四天的时间,具体是哪种妖怪还要花时间辨验排查,如果还要追缉的话,恐怕是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从希望再次回到失望,知县何文彦的脸色更加灰暗,低头叹道:“实在不行,只能上报州府,请镇魔司来查案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知县要请镇魔司来,法元道士立刻劝说道:“镇魔司嚣张跋扈,来了县城里恐怕滋生事端。还是等青灵法师调查完了尸变案,亲自出手捉拿这妖怪,必然十拿九稳。”

    知县何文彦看了他一眼,知道天师教和镇魔司之间一向不对付,但他摇了摇头:“我已经没时间等青灵法师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三人一筹莫展,知县打算书信一封,请来镇魔司的支援时,又有小厮上来禀告:“大人,有一名英略馆的学生说是能破血尸案。”

    知县听了小厮的传话,皱皱眉问道:“一个英略馆的学生能懂什么?让他走。”

    “他说叫做楚齐光,说是之前就应了郝家的征召,来帮忙破案的。”收了银子的小厮卖力说道:“他还说他有重要线索上报。”

    一提起那些郝家一千两的悬赏,何文彦何知县便觉得一阵麻烦。

    这些天也不是没有人应了郝家的征召来或是提供线索或是帮忙查案,但都是些江湖混混、巫婆神汉之流,不但没查出什么有用的东西,反而搞得县衙乌烟瘴气。

    要不是郝家的意思,何知县是根本不想让任何一个外人来辅助查案的。

    此刻听到这个楚齐光说有什么重要线索上报,何知县也是一脸不信。

    于是何知县又问道:“这个楚……楚齐光家里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小厮知道这是大老爷打听对方来历呢,于是他说道:“是王家庄的普通农户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普通农户四个字,何知县立刻又是大皱其眉,张口就想让人走,结果又听小厮接着说道:“是户房的李算手推荐他来的,说是机敏过人,可堪老爷一用。”

    李算手也是户房老吏了,在青阳县经营了十几年,关键还很给他这个知县面子,将钱粮一事处理的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于是何知县这才挥了挥手,让小厮带人上来,听听这楚齐光到底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片刻后,特意换了价值三两银子长衫的楚齐光被小厮带了进来,他朝着县令拱了拱手:“晚辈见过县尊。”

    何知县也不计较对方没跪下来行礼了,只是威严地问道:“楚齐光,你有何线索,速速说来,如有错漏,必将你打个皮开肉绽,鲜血淋漓。”

    伴随着何知县的目光逼视而来,迫人的压力从天而降,武道强者的气势压迫之下,楚齐光感觉到自己就像是被一只巨兽给盯上了一样。

    楚齐光心中感叹:‘这世界的官员大部分都修炼武道了啊。’

    他顶着知县带来的压力说道:“我先前应了郝家的征召过来后,先看了案卷,又去案发所在之地查看了一番,接着问了问当班的几位快手案情,对整个血尸案已经了若指掌。”

    他看向眼前三人,一脸自信道:“现在整个县里恐怕已无人比我更懂血尸案了,我今日便是来帮县尊找到凶手的。”

    连衙门里资深的捕头,道观里精熟降妖典籍的道长如今都没有找出凶手的踪迹,何知县看着眼前的楚齐光如此吹嘘,真想一个大嘴巴把人给打出去。

    楚齐光接着说道:“血尸案的凶手,极有可能是一只狐妖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法元道士皱了皱眉,满是怀疑地说道:“你怎么知道那是一只狐妖?”

    “我们从头说起吧。”

    楚齐光没有继续说狐妖,而是一转话题,自信道:“诸位大人对郝永年有多少了解?据我所知,那院子的租客上月刚走,这院子可还没租出去,郝永年为什么会去那个地方?”

    知县不耐烦道:“你有何线索便速速道来,莫要顾左右而言他。”

    楚齐光接着说道:“此事至关重要,还请县尊大人听在下说完。据郝家的下人所说,郝永年每天晚上都要么去城西的勾栏瓦舍听曲吃酒,要么去找县里的暗娼。

    他那一夜去了枣园街。以他的脾性……是不是去找某个暗娼?”

    法元道士说道:“光凭这些,你也不能断定他一定是去找的暗娼吧?你可有证据?”

    跟来的乔智躲在屋檐上,听着屋内的对话他心说:‘废话,那还是楚齐光介绍他去的。’

    当然楚齐光表面上不能这么说,他还是严肃地说道:“不错,所以我还去案发现场寻找了证据。就在院里的花坛底下,我找到了一截还没被用过的羊肠子。”

    年纪轻轻的何宪疑惑道:“羊肠子?”

    另一边的何文彦、法元道士却是面色一动,似乎已经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只听楚齐光笑了笑说道:“羊的盲肠清洗泡水之后,以火碱水重复浸泡,刮去肠上的粘膜,再漂洗干净之后,便可做避孕之用,这么麻烦的东西,还没被用过怎么会有人随意丢掉?

    如果是郝永年带来的羊肠子在打斗中掉落了下来,那他晚上带着羊肠出门,总不是要拿去烫火锅的吧?”

    楚齐光笑道:“但这羊肠子的确不是决定性的证据,只是让我想到了一个可能……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