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旧日之箓 > 第77章 开耳丸和黄金酒

第77章 开耳丸和黄金酒

作者:熊狼狗手机用户请浏览:http://m.zuixs.net/book/317893/86220613.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
    前往郝永泰家之前,楚齐光还是走了一趟道观,拜见了法元道士一面。

    又塞了十两银子给这道士,双方立刻宾主尽欢,法元命道童上一桌酒席,和楚齐光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楚齐光笑道:“法元道长,你们不是有戒律不能饮酒吗?”

    法元微微一笑,举起自己的杯子说道:“这可不是普通的酒,而是法酒,以多种药材熬炼而成,虽有酒味,却又不是真正的酒。”

    楚齐光这些日子和法元也混得熟了,知道天师教本有各种清规戒律,换做百多年前,那教内的大部分有修为在身的道长都是严守戒律的有道之士,风气还没有败坏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这时日,不止是官场腐败、贪墨严重,天师教内一样是山河日下,人心不古。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道士开始追求金银享受,各种绕过戒律的办法也被一个个想了出来。

    楚齐光心中暗暗分析着这种现象:‘从大汉开国到现在的变化,这就是商品经济迅猛发展,不但上层权贵的财富不断膨胀,金银所能获得的享受也越来越多,社会风气日渐奢靡。’

    ‘再加上社会中各种商人一夜暴富,催生出种种财富神话,那就更是加速了这种思想,让整个社会都逐渐以追逐金钱为荣,六部九卿人人都大谈金银,常常以赚钱的本领来衡量一个人的价值。’

    ‘而这样一来,也催生了文化、思想上的解放,各种思潮翻涌而来。比如现在的很多大汉人将过去的道德之士视为迂腐,极度讲究实利。’

    ‘当然这样也没什么不好,人又不是吃空气就能活下去的,追求实利没什么不对,只是这大汉朝面临这种文化、精神上的冲击,有些人未免就跑偏了,走上了极端……’

    ‘其实如果这种思想解放走向正路,也许大汉朝会越发重视实务,继而重视能带来利益的技术,最后甚至因为利益的驱动……发展出科学体系……’

    ‘但现在这种情况,就正好方便了我……’

    楚齐光微微一笑,又和法元道士酒过几巡之后,貌似不经意地问起了对方一些天师教丹药的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法元也不是第一次接触到想要购买内部丹药的人了,而且眼看着楚齐光在青阳县内混得风生水起,他便直接了当地报了价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一个小小青阳县的降妖法师,能拿到的货也不多。楚贤弟,我看你也是人中龙凤,来日必然大有前途,便跟你说个实数,也算结一份善缘……”

    按照法元的说法,他能够拿出来卖的内部丹药也只有开目丸、开耳丸、开鼻丸这三种,至于更高级的丹药,他要么暂时手里没货,还要问龙蛇山或者京城的白月观进货,要么自己要留着用。

    楚齐光知道龙蛇山是天师教的总部所在,上面能用的丹药、符箓普遍是要好于青阳观这种地方道观的。

    楚齐光只需要买开耳丸,而法元道士这里出手的开耳丸是40两一颗。

    听上去似乎也没有比百炼膏贵上太多,但关键是一颗开耳丸,也就支撑个一炷香的时间,这一天如果用个十颗八颗的,可就是几百两银子花出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法元道士也提醒了楚齐光,开目丸、开耳丸、开鼻丸这类丹药乃是以霸道药力来刺激经络,暂时性地增长视觉、听觉、嗅觉,一天用个两三次还行,如果用得太多的话,容易丹毒入脑,轻则残疾,重则丧命。

    毕竟这三种丹药,本来就是天师教用来战斗、追踪、埋伏妖魔而提前使用,有几个能豪奢到用来练功的。

    就算青阳县内的吴家、郝家这种大族,也没有天天用开耳丸来练功的,也只有楚齐光和乔智来历奇特,才会有这么奢侈的想法。

    大部分武者毕竟还是用水磨的功夫一点一滴提升武道修为。

    不过只吃开耳丸,没有其他两味药的话,估计是没办法像乔智估算的那样一个月达到第三境了。

    但是哪怕只吃开耳丸,一个月估计也要花费三千多两。

    楚齐光心中感叹道:‘穷文富武,还真是没有说错,这练武要花起银子来,简直没个上限。

    我这些时日来也赚了上千两银子了,但每日服药练武之下,这才两个月不到,就花了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接下来如果要用药的话,那就花销就更厉害了,恐怕郝家、吴家都没这么把全部银子都花在练武上的。’

    毕竟对郝家、吴家来说,多用点丹药、少用点丹药,也就是早几年晚几年的事情,反正最高也就武道第五境,天下间能入道的又有几人?普通武者基本不会奢望自己能入道。

    而且豪族们除了练武,还要在田产、生意、应酬、人脉上有颇多花费。

    但楚齐光却知道可能再有个几十年就要乱世了,王朝末年是什么景象他也大概能猜到,所以他才要抓紧每一天的时间快速提升实力,爬上高位,这对他来说就是一个滚雪球的过程,升级越快越好。

    接下来跟法元道士约定了之后再来买药,楚齐光便前往了郝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郝家的花园内,郝永泰笑呵呵地看着楚齐光:“楚兄,你可不知道这几天那何文彦已经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,你这个办法是真的有用啊。”

    “再过几天,那南沟乡和其他十二个乡镇恐怕又要大打一架,到时候就是一场民变,何文彦别说丈量土地,均平税赋,就连这知县说不定也做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楚齐光点了点头,提醒道:“还是要小心点,我感觉这个事情没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对于楚齐光的提醒,郝永泰却是不以为意,只是将楚齐光留了下来一起吃了桌酒席。

    看着满桌子的酒菜,刚刚在道观吃了一桌酒席的楚齐光无奈地摸了摸肚子,心里总有几分又回到了前世那种交际、应酬的感觉。

    ‘还能说什么……喝吧……’

    眼看推杯换盏之间,气氛越来越好,感觉火候差不多了以后,楚齐光开口说道:“泰哥儿,你听过黄金酒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酒过三巡,在楚齐光的连番猛灌之下,郝永泰也喝得酩酊大醉。而楚齐光也成功推销了黄金酒,约好了明天带过来让郝永泰试试。

    接着楚齐光让小厮带路,自己扶着郝永泰回厢房,路上则是趁机取了点郝永泰的血,打算回去后让乔智给验一验。

    而楚齐光刚从郝永泰的房间里出来,便看到郝香彤皱着柳眉,一脸阴郁地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----

    周一啦,求下推荐票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