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风起岚山 > 第三十章 案情疑惑

第三十章 案情疑惑

作者:风雪夜归人1手机用户请浏览:http://m.zuixs.net/book/318521/86148515.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
    经过一天的颠簸,苟不羁在车窗外终于见到连绵不绝的大山,齐剑说的没错,山顶雾气昭昭,时值盛夏,山顶依然白雪皑皑,看着就令人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在路过一个三层楼高的巨大山洞时,队长率领的一队停了下来,卡卡的二队几辆车也停了下来,众人纷纷下车,走进那个仿佛张着大嘴的幽幽黑洞里,苟不羁看的清楚,金屋藏、赌圣他们立马行动,开始在周围勘察起痕迹来。

    但齐剑没有熄火停车,而是绕过队长的车队继续向前,跟上了卡卡的车。

    “哎?停车停车,我也想下去。”苟不羁叫道。

    齐剑呵了一声,“爽总嘱咐过,这次让我看紧你点,别又走丢了。卡总那边你们三队也得跟着过去。”末了,他又加了一句,“后面那句话是朵总说的,你要不愿意回去找朵总。”

    一听是大佬专门提点过的,苟不羁不敢再多说话,缩缩脖子,嘴里嘟嘟囔囔着,“一个老头有啥好拜会的,人家队长都没去,我们三队就仨人还得跟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这里头可有说法。”齐剑笑呵呵解释说,“因为队长跟四大战区的其他人都不对付,也就卡总在这方面还能出去交流。”

    听见辛密,苟不羁顿时来了劲头,忙问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齐剑道“咱们白虎节堂建立之初,只有队长和爽总俩个大佬,行动队员也没现在这么多,经常受到其他战区的压制。但队长那个脾气,肯定谁也不怵啊。然后你懂得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对啊,”苟不羁反驳道“白山剑宗这些小宗门不都是归白虎节堂管么,联合协助白虎节堂管理整个北方的防务工作,怎么成了外人?”

    苟不羁在后座,只能看到齐剑个侧脸,他嘴角一扯,露出个神秘微笑,说“不出意外的话,一会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越野车性能彪悍,前车好像是着急赶时间,直接开出公路,奔向路边农田,齐剑只得跟上。

    又经过半个多小时的颠簸,两车停在了一处颇为偏僻的小镇之外。

    小镇处在两河之间,周围树木森森,只有一条不宽的小路通向镇子,环境称得上幽静怡人,只能隐约的看见几片红瓦的屋顶,与其说隐居,小镇更像是藏在山水之间。

    大概是无尽的岁月都呆在沙漠里,亓女看见风景幽美的景色就格外兴奋,拉着苟不羁的手,就奔路边小河跑去。

    一路行来,都有几分疲惫,卡卡下车发了一圈烟,然后长长伸了个懒腰抱怨道“外出任务什么都好,就是一路奔波起来太特么累,下回没直升机,打死我都不来。”

    他是对K说的这番话,但后者听了只是淡淡一笑,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卡卡道“老K,咱们马上去见的这个人是白山剑宗的老掌门,老家伙在北落师门统辖北方的时候地位就不低,知道很多内幕,一会你帮我好好甄别一下他的话,别让老逼头子把我忽悠了。”

    老K扫了他一眼,就转过头去,摇头道“我知道你怀疑什么,我感觉问不出什么来,他不会告诉你的。”

    卡卡不同于队长,在队长眼里,凡事就没有拳头解决不了的问题,如果有就换成刀。之所以第一时间,不去现场,卡卡心里值得怀疑的地方很多。

    首先白山北脚这地方,人迹稀少,四周连正儿八经的公路都不多,那偷摸进来的人是怎么进来的。要知道,白山剑宗在周围百十里范围内的部署可不止三五年了,贸然闯进来一伙陌生人,作为掌门人不可能毫不知情。

    其二,白山剑宗死了十四个手下,这些人都是白山剑宗的青年力量,是未来的顶梁柱,所以白山剑宗肯定非常在意,但为什么这个掌门人在通知这个消息时,显得平平淡淡,毫无情绪波动。

    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,八岐大蛇的封印有数千年之久,到底是谁的手笔只有模糊不清的传说,白山剑宗一直负责看守封印,有没有了解到封印的精髓,或者有解开封印的能力呢?

    种种迹象透露着丝丝诡异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卡卡在接到任务之后思索良久想到的,没想到一张口就被老K猜中,他不可置信的怔住,飞快的眨眼盘算一番,问道“你真知道我怀疑什么?”

    老K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,他望着河边戏水的亓女和苟不羁,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容,慢条斯理道“白天阳又叫白眼狼,性情薄凉,城府很深。他一心放在修行上,但受限制于天赋,所以始终没什么成就,我建议你从这方面入手。”

    卡卡愕然,白天阳资历极老,甚至可以在整个华夏玄门排得上号,但灵气降临后,年轻一代高手如雨后春笋般频频现世,基本没什么会注意白天阳这种低调的隐士。

    他想不通,K怎么会去注意这样一个人,而且性格修为都清清楚楚。有那么一瞬间,卡卡感觉K云淡风轻的外表下,深邃得令人心悸。

    在卡卡怀疑人生的时候,K说道“给你个建议吧,你要是想和白天阳打暗语,不如让他替你。”

    顺着K的目光,卡卡看到河边没心没肺打闹的亓女和苟不羁。

    呃……卡卡笑了一声,刚要反驳,忽然心中一动,白天阳这个老狐狸,如果自己贸贸然去问,真如K所说,未必能得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。作为白虎节堂话事人之一,不管从什么角度来看,都不能轻易得罪白天阳,但苟不羁不是啊,在他的字典里就没顾忌这个词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苟不羁的性子又直又莽,自己不能轻易说出的话,换成他来问,肯定能做到一针见血,直至问题核心。

    想到这,卡卡对K打心底里多了几分钦佩。

    招手喊来苟不羁,把诸多问题反复交代一遍,只见苟不羁胸脯拍的咚咚响,嘿嘿笑道“放心吧卡总,那老棺材板子屎我都给他攥出来!”

    。wap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