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风起岚山 > 第二十八章 白山蛇洞

第二十八章 白山蛇洞

作者:风雪夜归人1手机用户请浏览:http://m.zuixs.net/book/318521/86148517.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
    “嘿嘿小敦敦,哥哥如今也是天才了,看以后你还敢不敢欺负我!”苟不羁嘚嘚瑟瑟的来到敦敦面前耀武扬威。

    要说他自从来到白虎节堂受到最多的欺负就是来自郭敦敦,先是她手下的小喵,然后是枯井里那一整天被小黑、小白的追逐,再接着差点喂了大蟒,都是来自敦敦的手下。

    郭敦敦皱了皱鼻子,啐了苟不羁一口,气哼哼道“那是爽总和朵朵让我做的,你不敢去找他们就会找我茬!别说你现在你才刚开始修炼,再给你个三五年,我照样揍你。呸,才给你治好了两天就找病,等下次受伤,你就躺尸吧!”

    朵朵嘴角一勾,一个念头浮上心头,对郭敦敦道“敦敦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给队员治伤是你的责任,而且人家苟不羁上次在沙漠地宫里,相当英勇,也是立下大功的。士别三日,他现在收拾你,还是很容易的。”

    被大佬一夸,苟不羁不禁暗暗怀疑,莫非自己真这么厉害,都能揍过敦敦了?再一想,以往被郭敦敦欺负,都是她手下的老虎、大蟒之类,郭敦敦自己并没有亲自出手过,听朵朵的意思,郭敦敦好像并没什么修为的样子。

    联想到自己一锤将大铁球砸得粉碎,顿时自信爆棚,苟不羁鼓着胸肌叫道“小敦敦,以前是不跟你一样,你别以为我真怕了你,你敢不敢跟我打一架,别召唤小弟,信不信我锤死你!”

    小萝莉郭敦敦平时在白虎节堂人缘颇好,除了娇俏可爱之外,一手起死回生的霸道医术也是重要缘由之一,在这样出生入死的环境里,郭敦敦简直是白虎节堂众人心里的女神医。

    平日里,连总指挥曹爽在内的几位大佬都不敢这么对郭敦敦说话。

    一听朵朵帮苟不羁说话,再看见苟不羁小人得志的样子,郭敦敦快疯了,她跳下大老虎后背,二话不说撸起袖子直奔苟不羁扑上来。

    苟不羁仓惶摆开架势迎上去。

    白虎节堂众人忙给两人腾出地方,围成一个大圈,为郭敦敦加油。

    “呀吼!”别看郭敦敦只有个一米三四的身高,瘦瘦小小,劲头却不小,她也没什么招式,就一副王八拳,粉拳带风,只招呼苟不羁的脑袋。

    要说战斗经验,苟不羁大概为零。要说挨揍经验,一大把。苟不羁抬手挡下郭敦敦几拳之后,手臂发麻,他这时才忽然发现,老K教他的运气之法,毫无用武之处;之前一锤敲炸铁球的力量来自朵朵的符篆,此刻完全用不出。

    这么一愣神,郭敦敦一个腿绊儿,苟不羁失去平衡倒下,在郭敦敦扑上来骑在他身上的之前,他终于明白朵朵脸上灿烂笑容背后的深意。

    “啊,原来这几个人合伙骗我呐……”

    从动手到结束,苟不羁被敦敦的王八拳虐了大概十分钟,其中敦敦骑在苟不羁身上左右开弓的时间占据了大概七八分钟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白山山脚下的一处山洞,当地百姓都知道,那里寻常人经过都要绕行,除了铁丝网和栅栏外,远远的驻足都会被身穿制服的人驱散开,再里边更是有人不分昼夜的站岗守卫。

    山洞有过很多传说,有人管这里叫死人洞,也有万蛇洞的,有喜欢猎奇故事的,四处打听得知,这地方到了冬天呼呼往外吐热气,东北冬天寒冷,野外冻死人毫不奇怪,早年放牧的人在大雪天遇见这样个地方,无异于天堂的存在。

    但包括牲畜在内,凡是进了山洞取暖的,就没有出来过,洞里堆满了人兽骸骨,再后来这地方就成了禁地。

    据说,有人看见过脑袋像火车头的大蛇进出山洞,山洞洞口的石壁,之所以那么平滑就是大蛇的进出造成的,这样一来,人畜的失踪就有了解释。

    以讹传讹,渐渐版本越来越多,也有人说这里住着一条地龙,能将整座白山盘起来,它经常到山顶的白山天池洗澡,白山山顶的经年不散的云雾就是从它嘴里吐出来的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切都随着铁丝网铁栅栏建立起来之后,一点点销声匿迹。

    巨大的山洞里走出来两个年轻人,他们叼着烟和门口守卫打了招呼,其中一个卡着太阳镜的小年轻捻灭烟头,愤愤不平的抱怨道“这鸟不拉屎的地方,还让咱们守着,不知道还以为真有蛇精呢!”

    另一个年轻人是个寸头,长相还算精神,附和道“嘿!从白虎节堂来到之后,咱们白山剑堂就没闲着过。什么蛇妖,老百姓闲着蛋疼,天天编故事,有蛇精咱就给它逮回去炖了它,正好补补。”

    “哎?师兄啊,那你说山洞最里边的青铜门后,是啥东西啊,我看着那青铜门上封印不像假的,难道真有小妖?”卡着太阳镜的小年轻问。

    寸头嗤笑一声,“妖精是有,不过那在北面的万妖森林里,咱这有个鸡毛?封印是真的,我估摸里边顶多是个不成气候的小崽子而已。”

    两人边走边聊,走到一排大树后面,解开裤带哗哗放水,俩人还在说笑间,身后的一支树枝仿佛活了过来,缓缓把“手臂”伸向寸头。

    感觉身后有人碰了一下,寸头打了个尿颤,笑骂道“小老弟你皮子紧了是不,又在我撒尿时候跟我闹,等会看我咋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“唔唔!”不远处师弟的声音含含糊糊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寸头笑了一声,立马发觉了诡异之处,师弟的声音明明不在身边,那触碰自己的是谁?

    他来不及提裤子,身子一拧,腰间的腰带嗖地抽出来,一道白光,甩向身后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伪装成腰带的软剑叮一声脆响,寸头后退两步,望着眼前的景象,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,脑袋闪过一个念头,敌袭。

    在寸头拍向腰间紧急传呼的瞬间,一只短箭倏地穿过眉心。

    。wap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