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风起岚山 > 第二十六章 岚山剑宗

第二十六章 岚山剑宗

作者:风雪夜归人1手机用户请浏览:http://m.zuixs.net/book/318521/86148519.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
    “啪”一声,朵朵手里的水杯掉在地上,一地玻璃的碎片。

    “岚山符宗我知道,不是早都没了么?”卡卡疑惑道“这个岚山剑宗是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队长靠在沙发上,面沉似水,缓缓说出他的推断。

    在刚刚的测试中,K那一刀与昔年华夏统战无限的手法如出一辙,世人知道世上有岚山符宗就因为无限,他横空出世,出道即巅峰,一举败了秦红、叶澜山、陈文俊等高手,一枝独秀于华夏玄门,之后更是力压华夏诸多势力,成功组建了四大战区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如今四大战区的雏形。但对于无限师出何宗何门,众说纷纭,却始终没有一个准确说法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无限自己说出来的,岚山符宗,一个在世人眼中虚无缥缈的存在。

    在后来,东瀛联合孔雀王朝血洗了华夏沿河一座不甚出名的小山之后,很少一部分了解情况的人猜测,那个小山的所在恐怕就是无限口中的岚山符宗。

    直到东瀛扶桑与孔雀王朝寻求华夏玄门庇护,而无限极力反对人们才得以确认。

    队长道“从刚才那一刀我判断,这个K一定是岚山剑宗出身,无限的同门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,你从一刀就判断出一个人的出身这……是不是太草率了啊!”朵朵紧张道“这实在事关重大,事关整个华夏玄门大震动,牵扯四大战区,还有前任统战……我的天爷啊……爽总你看这要不要把K叫来问问啊?”

    曹爽面无表情道“不用问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你你……知道?”朵朵瞪大眼睛,“那你为什么从没给哥们说过?”

    面对三双吃人般的眼神,曹爽视而不见,“从一开始我就知道,K血洗东瀛和孔雀王朝的使团,破坏掉联盟的时候,我就得到了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觉得他做得对!”

    “我能做到的话,我也会这么做!”

    “另外,楼十也知道,但他不在乎!”

    曹爽一口说完的几句话让瞪大眼睛的几个人全部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“关于K的宗门出身,现在大家都知道了,还有什么顾忌今天把话敞开了说,谁支持谁反对?”曹爽站起身来,目光如炬看着每一个人。

    朵朵喘口气,恍然道“早说啊,原来是这样的。被你吓一跳。”

    队长甩了甩手,烦躁道“你说屁呢,我们不在乎他多牛逼,也不怕他杀过多少人,我们是好奇,不是恐惧!你别整出这一套,好像我们逼宫似的。赶紧坐下歇歇吧你,气氛弄这么紧张。”

    “呃?啊?好……”曹爽没想到几个人是这么个意思,眨眨眼摸出支烟点上,脑子一时还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四位大佬之一的卡卡,疑惑道“我还是没听明白,岚山剑宗是咋回事,你们怎么好像都知道啊?”

    这也不怪卡卡,在K血洗东瀛和孔雀使团之后,华夏玄门紧急启动防御措施,他并没有参加,所以没能和K正面交手,事后这件事封锁的很严密,除了参加围捕的人,外人很少有确切消息。

    朵朵给他科普道“岚山宗很早就有过它的传说,但因为他们门人非常少,修的又是出世之道,所以很神秘。无限说他出自岚山符宗,本意应该是岚山——符宗,据我所知,还有剑宗和气宗。他们但凡下山行走,就一定是惊才绝艳之辈,所以你现在明白为啥爽总带咱们全部家底去赌这个人了吧?”

    卡卡恍然大悟,“啊,这样啊,那行了,现在有了老K,又有个潜力无限的苟不羁,让K教苟不羁,咱们有K,有队长,还有苟不羁,咱也大差不差弄出来个三叉戟,干!今晚喝酒!”

    卡卡是个行动派,说喝就喝,话刚说完就风风火火奔食堂安排去了,曹爽一句“等会……”还没说出口,他已经一路小跑地冲出去老远了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这他妈的,”一切出奇顺利,曹爽心情不错,笑骂一声后道“行,既然如此,今晚就当是亓女的迎新晚会了!”

    白虎节堂什么都好,各队员也极有规矩,但只要一喝酒就全变了模样。

    苟不羁今天表现出色,是少有的高光时刻,所以格外高兴,但依旧第一个倒下,趴在亓女身边,醉成了死狗。

    K一听让苟不羁跟他学艺,顿时脑袋摇成拨浪鼓,但奈何曹爽、队长、卡卡三人轮番上阵,你一杯我一杯,没一会功夫就灌成个大红脸,他本身酒量一般,酒精麻醉之后话也多了起来,“师父说我刀剑双绝,短打少逢敌手,我觉得也差不多,他敢学我就教!”

    酒过三巡,全场能稳稳站定的已然不多。

    这些人醉酒之后,就喜欢闹些花样,说“老K你既然收苟不羁,咱们是兄弟,你是他师父,以后咱整个白虎节堂都高出苟不羁一辈!”

    亓女笑盈盈地看着这些人撒酒疯,她今天颇为高兴,毕竟这场酒会名义上还是为她迎新,只不过她酒量极好,众人都醉的不成模样,她却是越喝眼睛越亮,两腮如同涂上一层桃红,一时间对白虎节堂竟生出一种别样滋味。

    她起初想要留在白虎节堂的原因只有一个,那就是苟不羁。但如今这些汉子真意拳拳,她莫名一阵由衷的开心,似乎有了种家的归宿感。

    一听说所有人都高出苟不羁一辈,亓女吓一跳,她虽然绝大部分思想是现代人,但对等级辈分概念如刻在骨子里,马上出言反对道“不行,他是大家同辈,拜师之后也要同辈才对。要么K你就替师收徒罢!”

    一时间这些人又拿苟不羁和亓女之间的暧昧说笑,乱哄哄热闹成一团。

    而此时,在白虎节堂的某处地下监狱里,传来一个粗壮的声音“我说老四,这特娘的今天咋这么晚还不来送饭?我咋闻到酒的味道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尖锐的声音暴躁地回道“问你妈,老子是鸟,不是狗!”

    有一个憨厚些的声音道“哎,这些人在开酒会呢,我估摸敦敦是喝多了罢,不然她不会忘记送饭的,再忍忍……”

    又过了两个小时,一阵铁门躁响夹杂着怪物的吼叫声,沉闷的从地下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。wap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