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风起岚山 > 第十八章 篡改真相

第十八章 篡改真相

作者:风雪夜归人1手机用户请浏览:http://m.zuixs.net/book/318521/86148527.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
    女祭司站起身来,拍拍身上灰尘,在她胸口,大腿、腰上一个个黑手印,都是地上那人故意为之。女祭司愈发恼恨,抬脚冲苟不羁的尸体上又踹了两脚。

    她站在青铜大门前看了一会,呵呵笑道“原来就是华夏玄门中的天罡方云,难不倒我宫本仓井。”

    说完,宫本仓井在青铜门前左一步、后一步的走起了奇怪的步伐,每走一步,脚下地面都会出现一个凸起凸点,几分钟过后,踩了几十个凸点,青铜门“轰隆”一声,开了一条细缝。

    一阵阵混合着花草清香的凉风从门后吹来,里边竟然别有洞天。

    宫本仓井惊喜的眉头一跳,忙拖起苟不羁的尸体,走进青铜门后。

    不同于门外千篇一律的土黄色的通道,门内的世界意外的多姿多彩。

    里边空间异常之大,竟一眼看不到尽头,在目光极尽处,是大片的蓝光,两人就像置身于一片汪洋大海中的一叶扁舟,渺小又无助。

    空中那无处不在的莹光,那是一只只尾部发光的小虫,它们不停的煽动翅膀在这巨大洞穴中忙碌,洞穴四周到处都是各种外面不曾见过的奇花异草,把整个空间装饰得如天堂般幽美静谧。

    宫本仓井把苟不羁的尸体摆成跪姿,然后脱下身上白虎节堂制服,露出内里轻薄丝绸的长裙。

    她的装扮很奇怪,除了身上轻薄的淡青色长裙,头上还戴着个花团锦簇的帽子,一副画着獠牙的鬼怪面具遮住姣好的面容。

    光着一双玉足,在布满尖锐石子的地面,挑起舞来。

    这种地方,这样诡异的打扮,还有那诡异的舞蹈,一切看起来就像是场噩梦。

    随着宫本仓井的每一个动作,脚下就有石子割破她娇嫩的脚掌,不一会功夫,地面已经是一片殷红,而宫本仓井似乎完全感觉不到一样。

    一首曲风怪异的曲子从她嗓子里轻轻哼出来。

    那一个个字节,明明是汉语语系的范畴,但细听起来却又完全听不懂。

    在这样一个巨大空间内,她的歌声愈发苍远悲凉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一大片幽远蔚蓝好像天空的地方,一个以同样曲调回应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宫本仓井好像疯了一般,她的舞蹈节奏陡然加快,脚下皮肤踩在尖石上发出“咯咯吱吱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嘴里的曲子也随之从悲凉转变得激昂起来,突然拔高的语调,像是一声声急促的呼唤。

    一个影子从那片蔚蓝处缓缓飘过来,隐约看起来是个女人,宽大的淡青色衣襟和长发随着洞穴的气流微微飘散,修长的身材,只是面容有点模糊,如果苟不羁看见一定会大叫出来。

    这女人身材模样简直和他在壁画中见到的女人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为什么唤醒我?”空气中面貌模糊的女子问道,她的声音又轻又细,萦绕耳边,犹如梦呓。

    宫本仓井见到那女人张口,一下跪在地上,神情坦然道“我为火之神者带来了新鲜的祭品,希望神者重新降临人间!”

    “火之神者?呵……很奇怪的称呼。”漂浮在虚空中的女人笑了一下,“那你想让我复活,有什么条件么?”

    宫本仓井头磕在地面,严肃道“您曾仇视这片土地的主人,如今那人虽然死了,但大地上布满了他的后人,我希望您的怒火能覆盖这片大地上的每一个角落,让那人的所有后代都在熊熊烈火中焚烧,以化解您心中的仇恨。”

    那影子有些迷茫,她问道“沉睡了太久,甚至忘了我的仇人,你指的是?”

    “九黎氏族!现在整片大地都是蚩尤子孙。”宫本仓井道。

    影子反复呢喃着,“都是蚩……他的后人吗?原来是他赢了……”

    宫本仓井头紧紧贴地面,遮挡住表情,颠倒黑白道“是的神者大人,当年您的父亲为了救你,和蚩尤大战,最终蚩尤战胜了您的父亲轩辕黄帝和连山氏族的炎帝,把有熊氏族和连山氏族的男女老幼都杀了,这一切都发生在您被杀之后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”那虚空中漂浮的影子凑近苟不羁看了看道“很好的身体,可惜不适合我,我是女儿之身,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一听那影子话里的犹豫,宫本仓井问道“不知神者除了对这具身体的性别不合适外,还有什么地方不么?”

    影子道“而且我只能接受自愿奉献自己的身躯,这个人好像并不愿意啊?”

    宫本仓井道“他已经失去了意识不会反抗神女的意愿。这个人虽然是男性,但我们调查过,这个人的身体十分适合神女降临。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”虚空中的女人,身子明显往后退了退,语气里带着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“哐当!”那是匕首掉在地上的声音,宫本仓井下意识看向苟不羁,迎面一只拳头在眼前变大。

    苟不羁一拳砸下来,扑上去“我屌你妈!你个狗女人,竟然要拿我祭祀!老子跟你拼了!”

    要是宫本仓井了解苟不羁身上发生过的事,绝对不会捅了一刀之后就不再管他,在苟不羁被招进白虎节堂的当天晚上,队长一剑把他钉在树上都没当事,事后又挨了队长全力一拳,仍是现在这幅活蹦乱跳的样子。

    何况她那一刀,并不致命。

    在宫本仓井跟那个女人编瞎话的时候,苟不羁已经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苟不羁一边挥拳一边叫道“鬼子的臭老娘们,鬼话连篇,换个地方我非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”

    宫本仓井是一个没注意,才被苟不羁占了先机,骑在身上,她一身本事远超苟不羁,微微定了定神,闪开一拳,白玉般的手掌掠过苟不羁的胸膛,指尖如刀锋般刺向苟不羁的喉咙。

    她生怕苟不羁拆穿了她的阴谋,所以一出手就直奔要害。

    以苟不羁的粗糙性子,哪里会在意一直粉腻小手,张嘴就去咬,那只有着锋利指尖的小手一扭,变换个方向,直直插向苟不羁喉咙。

    。wap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