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风起岚山 > 第十七章 刚出虎穴又进狼窝

第十七章 刚出虎穴又进狼窝

作者:风雪夜归人1手机用户请浏览:http://m.zuixs.net/book/318521/86148528.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
    苟不羁听着故事,又犯了病,开始神游起来,身后有人拍拍他肩膀,说给他看点重要东西,那样子神神秘秘的,苟不羁被勾起好奇心来到墙壁另一边。

    那人戴着帽子,眼眸细长,眉毛弯弯,长得还算清秀,苟不羁对这人没什么印象。

    那人指着墙壁上一处壁画,问苟不羁道“这个你有什么印象么?”

    壁画的内容很简单,完全是写意风格,色彩几乎掉差不多了,看起来经历了很长的岁月,有些地方不算已经很模糊。不过苟不羁还是看出了大概。

    那是一副远古战争的场景,有些人身上还穿着简单的衣服,手里的兵器也十分简易,根本没有一点后代战争的披甲扬戈,万马齐喑气势。

    但苟不羁在画面中找到了一些大不一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在画面中间是个高高的平台,上面绑着一个人,周围是熊熊大火,怪就怪在,在四周的天空中竟然有不少长着翅膀的“人”拿着长矛,参与这场血腥的战争。

    苟不羁也分不清到底是两方还是三方人马都围在平台周围厮杀,地面上已经堆起很多尸体。

    苟不羁对那人尴尬一笑道“这是……耶稣嘛?我记得耶稣是绑在十字架上的啊,天上飞这些是天使么?啧啧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显然没料到苟不羁会给出这样一个答案,愣了愣之后,展颜一笑,“这是炎黄二帝和蚩尤之战,台上那人叫亓女,是皇帝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这一笑,竟有点妩媚的味道。

    苟不羁斜了他一眼,“扯淡!皇帝的女儿不是旱魃么,这我可是做过功课的啊,你忽悠不了我!”

    “对啊,她就是旱魃呀~”那人又笑了,声音软软的,尾音一挑,像小女生在撒娇。

    苟不羁盯着他的笑容,不自觉打了激灵,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他揉揉胳膊道“你这么说还有点像。不过大哥,这你得跟队长说,我白扯,就是个炮灰,点个卯,以后再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你这次走不了了,我的‘火神大人’!”那人吐息如兰在苟不羁耳边说道。

    苟不羁总算听出来了,在他面前这人是个女人,再一听火神,汗毛瞬间立了起来,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还没说出口,那人在苟不羁脑袋上一推,苟不羁一头撞上壁画,没有想象中头破血流的场面,两人一前一后瞬间消失在壁画前面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不是第一次穿墙而过了,苟不羁多少有点熟悉了这种感觉,那人终于不再隐藏,摘下棒球帽,满头青丝瀑布似的垂下来,竟是个姿色妖娆的女人。

    一把匕首抵在后腰,苟不羁被女人推了一把道“不想死就乖乖听话,你应该是个聪明人。”

    刚出虎穴又进狼窝,苟不羁哭丧着脸道“小姐姐,你应该就是东瀛那个祭祀吧,你绑我有啥用啊,我是这里边最菜的一个,虽然长的还行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着说着嘴上开始不着调了,“你该不会是想弄我吧,你看这样行不,等咱回去的弄个烛光晚餐,我约你,咱不死不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别的不行,老虎的舌头公狗的腰,这方面肯定给你伺候的死去活来活来再死去的,你非常急的话,这里也不是不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女祭祀终于忍不住了,她踹了苟不羁一脚道“如果不是看你还有用,我现在真想一刀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唉嗨嗨,有用就行。”苟不羁停下脚步问道“我就一个问题啊,你告诉我了我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走!不然我杀了你之后再骗一个过来也很容易!”女人道。

    一听不是不可代替的,苟不羁忙乖乖走在前头。不过女人还是给他解释了,“那是我们神宫秘法,怎么你在华夏没见过么?”

    苟不羁不忿道“穿墙我是第一次见,但华夏有人能全靠力量拧下火犼脑袋,你们神宫有吗?”

    女人嗤之以鼻道“蛮力而已,算不得什么。”

    女祭祀似乎对地宫十分熟悉,每走到一处岔口毫不犹豫做出选择,不知道过了多少岔口,两人来到一座巨大青铜大门前停下。

    那青铜大门目测有三四米高,十米多宽,两扇门面上铜锈斑斑,似乎通体铸就而成,雕满了各种飞禽猛兽,苟不羁大多都认不出什么动物。

    苟不羁回头带着询问的眼神看向女祭司,意思是穿还是走你倒是说句话啊。

    东瀛女人眉头蹙起,薄薄的嘴唇抿紧,似乎青铜大门出现在她的意料之外。她伸手用刀柄在青铜大门上敲了敲,没有回声。

    好像青铜门就贴着山铸就。

    看东瀛女人站在青铜大门前呆呆入神,苟不羁悄悄退后两步,接着猛一脚踹在女人后腰上。

    他的想法很简单,东瀛扶桑是出名的变态狠辣,要是乖乖听话绝对没啥好下场,还不如找个机会干掉她再和队长汇合。

    但他想的太简单了,那女人被踹了一脚,没有出现脑袋撞在青铜大门上,然后脑浆迸裂的场景。她单手持刀一撑青铜门,一个非常漂亮的回旋踢,一脚扫在苟不羁脸上。

    苟不羁被扫了个趔趄,抱住那条大腿就和女人在地面滚到一起。

    这是这几天总结出战斗经验,和这些身手高明的人拉开距离,只会成为对方各种手段下的沙包。和沙包唯一的区别就是沙包不会疼,而他苟不羁不光会疼还会死。

    滚在地面,东瀛女人的手段果然大打折扣,而苟不羁则如鱼得水,猴子摘桃、水中捞月、黑虎掏档等卑劣手段展现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女祭司刚踹开他,这货抱着大腿又黏过来,一双脏手直奔人家胸口抓来,简直毫无底线。

    两人在地上的姿态,就像床上闹别扭的小两口,一个不想要,而另一个却死皮赖脸地贴上来。

    终于被女祭祀找到个机会,一脚踢在苟不羁小腹上,后者身子一弓,女祭司身子一翻,站了起来,捡起匕首,“噗”地一下,刺在苟不羁胸口。

    苟不羁直愣愣看着女祭司,双手一垂,眼中神采散去。

    。wap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