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风起岚山 > 第十章 人枭

第十章 人枭

作者:风雪夜归人1手机用户请浏览:http://m.zuixs.net/book/318521/86148535.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
    苟不羁叫道“卧槽,这是个什么怪物?”

    不怪苟不羁叫,金屋藏拖回来那个东西鸟头人身,浑身长满钢针似的黑色羽毛,爪子看起跟人手相似,指尖是锋利的爪子,四肢短小,手指一按都是硬邦邦的肌肉,金色鸟嘴看起来金属无二。

    四周墙壁上的痕迹看起来就是这怪物爪子和嘴巴造成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这叫人枭。起码消失两千年以上了,咱们的情报出了问题,有犼存在的地方,不该有这种东西出现才对。”金屋藏蹲在怪鸟身边。

    金屋藏接着解释说,人枭最后出现的记录在东汉末年,各方势力割据,连年战乱,饿殍遍野,大量尸体不经处理,最终出现大量僵尸,甚至有僵尸成群结队攻击军队的情况出现。

    僵尸刀枪不入,不知疲倦,毫无痛觉,而且行动迅速,所过之处,寸草不生,无人不怕。

    也有说法说这些大量僵尸都是方士左慈受得曹操授意,刻意造出来的。最终站出来解决这件事的人,正是军神孔明,“以血食诱之,以阵法困之,召告神明,请玄鸟镇之。”

    “玄鸟”据后人猜测,就是人枭。

    如果这头犼是僵尸进化而成,那么这里存在对僵尸有克制作用的人枭,僵尸就不会形成犼,这是一个最简单的推理。

    “有可能的。”K的回答一如既往的简洁,这让金屋藏很不爽。

    苟不羁抱怨,“我这是找了份什么特么工作……日,宝哥你说咋回事?”

    “玄鸟克僵尸,但不克犼。”

    “听见没?玄鸟吃僵尸,吃不了犼。就像猫吃老鼠,但大老鼠也吃小猫咪一样。”苟不羁洋洋得意,那模样好像在说,别看我们三队就哥俩依然压你们一队一头。

    金屋藏和K再谈的环境和接下的方向问题苟不羁就听不懂了,他看那玄鸟根根钢针似的羽毛,拔了一把揣进口袋,心说玄鸟也是鸟,闻见同类的气味应该不会攻击,要攻击就那两位,千万别找我的毛病。

    他忽然发现前面的通道墙壁上似乎有东西,好像是壁画,那俩人说的东西他插不上嘴,距离这么近他也不怕,走过去仔细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壁画是彩绘,比较写实,看起来像连环画似的,苟不羁一幅幅看过去,内容是,讲述了一座沙漠中的绿洲,出了一个怪物,吃人吃牲口。

    那怪物很厉害的样子,绿洲中派出的队伍,有骑马的,有拿长矛的,有拿弓箭的,浩浩荡荡很多人,依然被怪物打败。

    那怪物有个特写画面,有着人的四肢,但脑袋上生出一双角,站在上顶张着大嘴喷出火红的火焰。

    苟不羁注意到一个细节,这些画面,很注重比例,比如军队和城市,山丘和太阳,但到了有怪物的画面,画风就变了,怪物有半座山大小。

    看着壁画苟不羁找到了小时候看连环画的感觉,看着还挺有趣的,一路看下去。

    绿洲请来了一个女人,画的很明显,青色长裙,又黑又长的头发,甚至还有胸。绿洲百姓对女人非常尊敬,所有人都跪在女人面前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画面就有些玄幻的色彩了,青衣的长发女人和怪兽在云彩间斗法,最终看样子是女人赢了怪物,那怪物倒在小山上。

    然后,最诡异的一幕来了,那女人打倒怪物后,竟然俯下头和怪物亲在了一起,那怪物的手放在女人腰间,颇为享受的样子。

    苟不羁看的抓耳挠腮正过瘾,估计接下的就是他熟悉的岛国风情,他忙招手对不远处的二人招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身后突然猛的一脚踹在苟不羁后背,苟不羁猝不及防趴在壁画上,他心道“你不行就别看,还特么敢踢我!”就要回头大骂。

    可好巧不巧的,背后那一脚正好让苟不羁亲在画中女人胸口,而画里的青衣女人,眼珠一错,竟转过头幽幽望向苟不羁。

    一瞬间,苟不羁感觉一股寒意从脚底涌上头顶,头发发麻,四肢僵硬。

    那壁画的胸口处突然变得软绵绵地,紧接着一股强大的吸引力把苟不羁吸住,坚硬的墙壁像一摊淤泥,一转眼把苟不羁整个人吞没了。

    而壁画又恢复了完好如初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被墙壁吞没的苟不羁在墙壁另一侧被吐出来,扑通一声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卧槽!”苟不羁噌一声拔出背后短刀,由于手电刚才掉在墙另一头,眼前一片黑暗,什么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敲敲耳机,发现耳机也不在了,估计在墙壁吞没他的瞬间蹭掉了。

    刀把砸砸墙壁,像石头掉进棉花里,连个响都没有,更别说回声,再摸摸又坚硬无比。

    他想破脑袋也想不通,这样的墙壁吃人原理到底是什么?

    苟不羁不敢大声呼喊,K和金屋藏都不在身边,万一招来人枭,他可没有金屋藏的身手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另有办法,从口袋掏出那把玄鸟羽毛,一根根插进头发里,直插得毛茸茸一片,这才小声嘟囔道玄鸟老哥,往日无冤近日无仇,要找你就找金屋藏去,是他们弄死了你们大哥,跟我一点关系没有。

    原地坐了小半个钟头,苟不羁拍拍胸脯站起来,等K和队长来救不知道什么时候,还是得靠自己。

    他学人枭“嘎——嘎——”叫两声给自己壮胆子,然后猫起腰用短刀摸黑一步步往前蹭,那模样看起来真和人枭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也就是他心大,在这么诡异的环境里还能想出这种主意。

    两人商量一番,金屋藏问K,“人枭是群居生物,一只两只无所谓,如果上百只聚集在一起,哪怕队长在也要受挫。要不要我爽总请示,把二队调来?”

    K摇摇头,“从白虎节堂到这要三个多小时,恐怕来不及了,希望他们没有进去太深。我们先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俩人站起身来,K手电一扫,顿时愣住。

    金屋藏也瞪大了双眼,走廊空旷一片,哪还有苟不羁的半个影子。

    。wap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