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
笔趣阁 > 仙侠小说 > 心魔种道 > 第一性章魔性值

第一性章魔性值

作者:废纸桥手机用户请浏览:http://m.zuixs.net/book/318563/86160865.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
    夜色朦胧,月光暧昧。

    墙外的野猫,也都叫声变得矫揉造作起来。

    赵老六搓着手,急不可耐的掀开姑娘的头巾。

    啊····!

    凄厉的惨叫声,划破了静谧的夜空。

    屋顶的破瓦,也被震下了几块。

    隔壁院子里的少年,却叹息一声,睁开了双眼。

    然后拿起桌上的纸笔,用与这个世界决然不同的文字,记录下了自己的状况与收获。

    宿主柯孝良。

    所属门派十魔宗。

    技能魔影分身(未解锁),魔音低语(未解锁),心魔不死(未解锁),虚实转换(未解锁),身如精钢(未解锁),魔躯百变(未解锁)。

    金手指葫芦藤一株,效果未知。

    魔性指数七十五(赵老六提供十五点,今明两日再接再厉,或可再收割十点)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手写的‘系统’面板数据,柯孝良抬头望月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体内的魔种想要孕育,需要至少一千点的魔性指数。

    也只有孕育出了魔种,将魔种化出生机,生出气韵,修行才算入门,勉强可以称之为练气一重。有了真正的魔门真气,才有可能将上述列表中的‘技能’学会,成为真正的魔门修士,令正道中人闻风丧胆,让正道侠女们夹腿捂胸。

    重生不足三日,距离十魔宗的魔种检查,还剩下五日。

    五日之后,魔种未曾孕育生机的弟子,便都会被‘回收’,或是送去药庐炼血丹,或是直接丢到百鬼涧喂游魂野鬼。

    最好的结果,也不过是丢给欲花宫的那些娘们当鼎炉练功,算是死前还爽了一把。

    不至于死后被抽出魂魄炼成凶鬼,还是个青头鬼。

    前任是个圣母婊,入了魔门还一心正道,整整两个月的孕种时间,竟然都去做好人好事,奢望被正道高人路过看中,带离魔窟,重走正道···。

    也是想瞎了心。

    “赵老六只是一个凡人,并且酒色财气样样都沾,身体早已掏空,意志力几乎为零。我便是每晚都用咒厌之法,在他隔壁做法诅咒他做噩梦,能收集到的魔性值,也十分有限。想要一夜暴富,满足魔种的孕育需求,那就得找真正的修士下手,从他们身上薅羊毛。”想到这里,林商又在纸上添了一笔。

    任务随机抽选一名幸运‘嘉宾’,充当韭菜,从对方身上收割到足够的魔性值。

    所谓的魔性值,广义上是被魔门修士盯上的个体,在心神失守的情况下,溃散出来的一种精神能量。

    因为以畏惧、害怕、惊怒为主,故而被柯孝良定义为魔性值。

    想到割韭菜,柯孝良本身就是一株大大的韭菜。

    当然,那是前任柯孝良的锅。

    他就是被割韭菜割死的。

    假定普通人的常规意志力是十,那么每一次产生的魔性值,就不能超过十。

    否则就容易发疯、崩溃、黑化或者性情大变。

    倘若长期持续的被收割八、九点魔性值,持续长达十天以上,那么被收割者就有可能被直接抽死。

    前任只是个普通人,虽然掌握了一些粗浅的魔门咒术,却还在普通人的范畴里,并没有真正的超凡。

    即便是意志相对一般的普通人要稍微坚定一些,却也有限。

    这座放养十魔宗外门弟子的小城里,真正最适合下手的‘韭菜’,其实就是那些同门师兄弟。而前任这个傻白甜,被轮番收割数次之后,便一命呜呼,成了外门考验里,最卑微不足道的祭品。

    咚咚咚!

    夜半三更,门口的桃符,又毫无意外的,被阴风敲响了。

    院门口,沾染了黑狗血的灯笼,在诡异的夜风里,不断的上下摇摆。

    “又来了!”柯孝良知道来的是谁。

    穿越过来的第一天,他确实是被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,他很清楚做法的人,不过是在装神弄鬼。

    便是成功的激活了魔种,体内生出了魔门真气,没有魔门的高人帮忙点化,魔门真气里也很难生出法力。

    没有法力,就只能使用魔种本身附带的‘技能’,并且是随机获取‘技能’片段,也就是不完全的技能。只有通过不断的修炼,提高修为,才能有可能完全掌握一种或者多种技能。

    而法力的作用,是对外的驱使符、鬼、妖、傀、器等等外物。

    这些才是修行者们,最为常用的手段。

    院门不断的发出嘎吱、嘎吱的声音。

    呜咽的风声里,就像是有什么在黑夜里低语。

    柯孝良打了个大大的哈欠,摸了摸眼角的眼屎,然后屈指一弹,将污垢弹了出去。

    拿出一面镜子,摸了摸自己的鬓角···果然还是帅哥一枚,穿越的不适应感,再次一扫而空,紧随而上的是满满的代入感。

    丑陋的人在什么地方都愁眉苦脸,而帅气的人,永远潇洒自如。

    正在自我欣赏的柯孝良,此刻仿佛没有发现,一个脸白,身体也很白···白的发光的少女,撑着黑色的纸伞,骤然的便出现在了院门口。

    她警惕的看着门口的那两个大灯笼。

    更诧异的看着灯笼上,画着的两只黑拉拉犬,似乎不太理解,为什么天狗的形象,竟然会被描绘成这般摸样。

    “更深露重,寒风逼人,公子不请奴家进屋里坐坐吗?”女子站在院门口,冲着还在自我欣赏的柯孝良喊道。

    声音可以说是极尽娇媚了。

    柯孝良又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因为前任的锅,他身体亏空的厉害,根本不能熬夜。

    而众所周知,修仙是要熬夜的。

    不能熬夜还修什么仙呢?

    而不修仙,怎么可能熬的了夜?

    所以,这真是一个死循环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看我长着这么帅,你就应该明白我不是一个好人。因为我帅气的颜值,不允许我活的那么善良。所以你还是去别家吧!”柯孝良隔着院门说道。

    女子咯咯笑道“哪有坏人自己说自己是坏人的?公子不良,奴家···却也不是什么正经人呢!”

    说着还在冲柯孝良抛媚眼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暗示,而是摆明车马的明示。

    “放你进来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先给我表演个节目。”柯孝良说道。

    女子妩媚的用葱白的手指,滑过自己细嫩的脖颈,似乎就要挑断脖子上挂着的肚兜绳,将肚兜下若隐若现的峰峦,全都暴露在清白的月光下。

    像是在暗示柯孝良,她可以表演什么样的节目。

    “奴家···听从公子吩咐。”女子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柯孝良想了想,随后说道“那你给我表演一个倒立拉稀吧!”

    “嗯···嗯?”女子愣住了。

    远在小城彼端的一座阁楼里,正拿着一个女性布娃娃远程操控的阴邪男子,也同样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叮!您的魔性值到账三点!”柯孝良为自己配了个音,还在纸上七十五的数字后面,加了一个三。

    “你耍我!”女子暴怒,直接长发飞舞,脸上青筋暴露,手上长出了细长锋利的指甲,使劲的朝着院门劈来。

    同时狂风大作,将灯笼里的烛火吹灭。

    简直就像是在天助她也!

    院门处一下子便黯淡下来。

    只有月光和星光,依旧清冷的洒下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竹片夹合而成的院门碎裂开来。

    而夹缝里,侵泡过黑狗血的细沙,同样四溅。

    那原本看着明艳动人的女子,此刻却浑身上下,开始腐烂一块块狰狞的血肉。

    泡过狗血的细沙,落在她的身上,发出嗤啦、嗤啦的声音。就像是烙铁落在了猪皮上。

    女人愤怒极了,化作一阵狂风卷入院中,正要一爪穿心,将柯孝良挠死。

    什么细水长流,全都不管了!

    她只想要复仇。

    却没有察觉到,脚下的地面有异样。

    脚下一松。

    倒栽进了一个地洞里。

    地洞里正架着滚烫的油锅。

    女人正好落入油锅中,顷刻间便被烹炸的熟透了。

    渐渐的,所谓的女人,完全消失不见,油锅里漂浮的,分明却是一条三尺来长的白蛇。

    远方的阁楼里,那个手持娃娃的阴邪男子,口吐鲜血,手里的娃娃完全碎裂开来,娃娃肚子里,却是一堆白色的幼虫。

    同时,男子眉心浮现出来的魔种印记,也跟着闪烁了几次幽光,最终噗嗤一声···彻底的暗灭下来。

    “魔性值到账七十!”柯孝良在加三的后面,又加上了一个七十。

    现在,他有一百四十八点魔性值了,距离激活魔种,还差八百五十二点。

    “好好的韭菜,一茬就割没了···伤感啊!”柯孝良抬头望天,颇为伤感。

    随后撸起自己的袖子,看了看胳膊上那仿佛葫芦藤的纹身。

    一咬牙,却将全部的魔性值,彻底的注入了这葫芦藤纹身中。

    须臾之间,葫芦藤竟然围绕着他的胳膊开始缓缓的生长。

    一朵小小的紫花,在葫芦藤上绽放。

    然后花瓣掉落后,长出了一个小小的葫芦。

    。wap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