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
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出生十三年才给系统 > 第七章 真相

第七章 真相

作者:会骑墙的猪手机用户请浏览:http://m.zuixs.net/book/320962/86955522.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
    望着手中的玉佩和红瓶,顾言微微发愣,感觉一切来都那么不真实。

    山主。

    当矿奴时,管事就是顾言的天,没想到有一天与山主互称师兄弟。

    玉佩是方师兄所赠,得知顾言要在教中来人前,回青阳城探下亲,方师兄本来要与顾言同行,在顾言百般推辞下,就送与顾言此玉佩,危险之时捏碎,可以抵挡先天中期全力一击,并且能通知方师兄。

    在拜别方师兄后,又去刘记新处坐了一会。

    驾驾驾!

    骑着快马,一身破布衣服早已换上青衣,一手拿缰绳,一手拿剑,一路向着青阳城前进,马和全身行头是刘记新所送。

    青阳城地处东大陆江州与梁洲交界处,非常偏僻,加上不是交通要道,又没什么特产,说是城,还不如说是一大镇。

    距青阳城十公里外的一座破庙,将马栓在破庙门口,缓缓走进庙中。

    自顾言懂事起就跟老乞丐一起生活,他也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。

    后来老乞丐身染重病,被赶出青阳城,只能带着顾言住进这破庙。

    老乞丐的病越来越重,又无银两请郎中,无奈之下,铤而走险与另一个小乞丐二狗,商量进入陈家偷窃,二狗望风,顾言动手。

    哪知刚进去就被逮个正着,过几天就被送入矿山。

    此时庙中有一队人马,对着一个乞丐拳打教踢,边上还有个穿着锦衣男子。

    一个管家服饰的中年男子抓着那乞丐的头恶狠狠的说道

    “你到底说不说?”

    那被打的乞丐虽然浑身是血,却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刚好顾言进来,瞬间庙中所有人都望向顾言,那锦衣男子盯着顾言良久,先是一惊,随后脸色不断变化,试探性问了句

    “言子?”

    顾言看了看锦衣男子,点了点道

    “二狗?”

    锦衣男子随后开心的跑向顾言说道

    “言子,你这一年跑哪去了?”

    随便编了个故事,敷衍过去。

    二狗连忙拉起顾言的手

    “既然回来了,走去城里望江楼,我为你接风洗尘。”

    走到小乞丐旁边,弯下腰,看了看小乞丐,又用询问的眼神看向二狗,二狗嘿嘿笑道

    “这小乞丐跟我们当年一样,偷了我的钱包,关键是里面还有我现在宅子的地契。走!别为这些小事扫兴,地契找到了,我就叫底下人放人。”

    被打的小乞丐紧盯着被二狗拉走的顾言。

    望江楼在青阳城最繁华一条街,能进这里吃饭的人非富即贵。

    望江楼二楼雅间,桌上摆满了各种山珍海味,二狗在那滔滔不绝的给顾言介绍菜名。

    顾言放下筷子说道

    “二狗,说说你这一年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二狗停止了介绍菜名,喝了口酒说道

    “言子,别叫我二狗,我现在叫陈富贵。自你走后,我傍上了贵人,现今在青阳城也算是大户人家。”

    陈富贵说完,拿起酒壶,给顾言杯子斟满了酒说道

    “言子,来,干一杯。”

    顾言呵呵一笑,拿起酒杯说道

    “我可不敢喝,此杯中酒可是下了毒药。”

    陈富贵脸色一变,随即强制镇定,虚心说道

    “言子,我俩从小玩到大,我怎么可能害你,况且我俩的酒,是一个酒壶出来的,你那杯如果是毒酒,那我这杯也是,我总不可能自己毒自己吧?”

    顾言盯着陈富贵良久说道

    “也是,不过我喜欢你那个杯子,互换一下杯子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迅速抢过陈富贵手中杯子,把自己的杯子放在陈富贵手上,一口饮尽杯中酒,随后看着陈富贵说道

    “喝吧。”

    陈富贵手里拿着刚刚顾言的酒杯,手里不停的抖动,颤抖着拿到嘴巴,用力扔向顾言,站起就跑。

    顾言早有准备,迅速站起,抬起脚,一脚踢在陈富贵腿弯处。陈富贵单膝跪地,顾言手掐在陈富贵脖子上说道

    “不想死,就说真话。”

    陈富贵吓的两腿间一股热流流出,裤子瞬间湿了大半,颤抖着说道

    “别杀我,我说我说。”

    原来陈府家主陈永年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得知老乞丐有个宝贝匣子,又逢老乞丐重病,出重金向老乞丐买匣子,老乞丐宁死也不卖。

    陈永年无奈,于是收买陈富贵,让陈富贵诱骗顾言去陈府偷窃,将顾言抓个正着,以此威逼老乞丐。

    本来计划很顺利,哪知这边抓到顾言,找老乞丐谈判时,老乞丐已死,匣子也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刚好此时城主府收到正天教矿山需要矿奴。既然老乞丐已死,匣子也不见踪影,顾言也没了利用价值,索性就送与城主府充数。

    前两天陈永年收到消息,那个匣子被一小乞丐所得,就派陈富贵去找小乞丐。

    陈富贵今天刚好找到小乞丐,打算严刑拷打,恰好顾言经过。

    看着顾言拿着剑,陈富贵又不知顾言深浅,只好引顾言来望江楼,打算用阴阳壶毒死顾言。

    顾言听着陈富贵说完,眼睛略红,缓缓的拔出剑。

    铮!铮!铮!陈富贵看着顾言缓缓拔出的剑,急忙道

    “顾言你不能杀我,我背后是陈永年,青阳城首屈一指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顾言哼了哼不屑说道

    “你放心,陈永年马上就下去陪你了。”

    陈富贵又说道

    “那个小乞丐是老乞丐临死前托付人,他现在在我的人手上,我死了,他也活不了。”

    嘶!顾言一剑抹在了陈富贵的脖子上,鲜血从陈富贵脖子喷出。

    陈富贵瞪大了眼睛,手捂着脖子伤口处,向后倒下,死的不能再死。

    杀完陈富贵后,顾言迅速赶往城外破庙。

    来到破庙,看到里面所有人包括小乞丐都浑身无力般,躺在地上,顾言微微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原来顾言在离开的时候,在破庙中撒了“天麻散”,这“天麻散”是能通过空气传播,不过只能对炼体三重以下有效果。

    “天麻散”

    是忠叔当时在灵脉下送于顾言的,在原来如果没有“十息软骨散”的情况下,忠叔打算多花点时间,提升药效。

    汪坤以为自己志在必得,其实都在忠叔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顾言随后给破庙中除小乞丐外,每人一剑结果了这些陈富贵走狗。

    这些人在跟着陈富贵时,没少做恶。

    https//biqiuge8.cobook/66998025/618272903.ht

    biqiuge8.wap.biqiuge8.com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