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
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吕布之现代重生 > 第六十三章 七探盘蛇枪

第六十三章 七探盘蛇枪

作者:落叶深秋手机用户请浏览:http://m.zuixs.net/book/81/7228807.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
    大龙虽然对谢公子的保镖产生了怀疑,但是却不知道去跟谁说,这个世界里虽然他也有了几个兄弟姐妹,但是如果让他们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,不知道他们会怎么看待自己呢?

    第六十三章

    七探盘蛇枪

    大狗其实也有点开始怀疑,那个能和大龙打得不分胜负的‘彪形大汉’,是同样来至古代的人。

    晚上大狗一个人躺在床上,又开始翻来覆去的睡不着。‘一个能和三国第一猛将吕布大战几十回合不落下风,甚至于还略占上风的现代保镖,有这个可能吗?’还有自己一使出赵云老祖宗的‘百鸟朝凤枪,’那个小山一样的男人马上就退走了,难道是怕自己和大哥联手,还有那个什么张绣又是谁呀?明明用的是‘暴雨梨花枪,’却被说成是‘百鸟朝凤枪?’还是在梦里去找老祖宗问问吧。

    “不孝子孙,你是不是找我呀,”说曹操曹操到,大狗刚一闭上眼睛,老祖宗赵云就骑着白马手提银枪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弟子前日在山上练功遇到一人,我明明使出的是你教我的‘暴雨梨花枪,’他却说我使的是‘百鸟朝凤枪,’还问我张绣是我的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张绣的‘百鸟朝凤枪’?”白马小将眉头微皱,似乎想起了往事。

    良久,白马将军说话了,不过可把大狗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“你学得确实是‘白鸟朝凤枪’,张绣和我是同一个师傅呀。”

    ‘不是吧,你是说我又遇到一个古人,’大狗还没有说话,白马将军似乎已经知道了大狗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此人有没有说他来至何处,姓甚名谁?”老祖宗的表情严肃。这个表情让大狗胆寒,他所担心的事情又出现了,吕布不是唯一一个来到这个现实社会的古代人。

    “他说他叫董叔,现在在谢公子手下当保镖,”大狗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,他也不知道老祖宗能不能听得懂。

    “你说他叫自己什么?”很明显老祖宗没听说这个名字,大狗松了一口长气。

    “他的武功如何?使得是什么武器?”

    “他没有用武器呀,不过他能和吕布打个平手呀,”大狗这句话,又把老祖宗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有人能和吕布打个平手?”老祖宗瞪大了眼睛,一副完全不相信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是呀,他似乎还略胜一筹呀,”老祖宗眼睛瞪得更大了,他似乎极力的在回忆,回忆当年的三国有谁能够和吕布对战还能略占上风。

    又是良久,老祖宗依然没有说话,大狗不仅心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当年的三国是不是没有人是吕布的对手呀?”大狗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老祖宗闻言叹道:“想当年刘关张三人车轮战吕布也不过是战了个平手,我想若论单打独斗确实没有人是他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你不是也号称‘常胜将军’没有输过吗?”大狗突然冒出的一句话,听得老祖宗一愣。

    “大胆,想当年吕布早死,我未能与之一战,实为我生平憾事,休要再提此事,”老祖宗说道这里,不由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看他一定不是你的对手,”大狗的这句话倒是让老祖宗听得脸上似乎有了一点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这话,怎么说?”果然,即使是梦中人也是喜欢听好话的。

    “我一使你的枪法,他就不打了,还不是怕你,”大狗一看这个马屁老祖宗似乎很受用,赶紧又补上一个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你和吕布两人一起打他一个?”老祖宗的眉头又皱了起来,显然这个马屁拍到了马腿上。

    大狗一看情况不对,急忙改口:“不是跟你说了看他们两个打了半天不分胜负,我就忍不住使了一枪吗?”大狗装作很无辜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赵云从未与其他人一起联手对敌,你不要坏了我的名声,”老祖宗的话又开始变得严厉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是,老祖宗的枪法那是天下第一的枪法,谁看到还不得绕着走呀,”大狗一看情况不对,马上又丢出了拍马的绝技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和那个张绣谁更厉害呀,”大狗又开始转移话题,只恨自己书读得太少,不知道这些历史典故。

    “张绣,是我师傅收的第一个徒弟,人称‘西北枪王’,后来投靠了曹操老贼,最后被我给杀了,”老祖宗的话让大狗大吃一惊,原来张绣是被赵云所杀,那他要是认识张绣的话,岂不是说不定会找自己报仇。

    大狗的心思显然又被老祖宗识破了,他用不屑的语气对着大狗说道:“有什么可怕的,你学会了我的枪法,即使打不过他,也不至于被他所伤,你说呢?”

    老祖宗的话让大狗感到了一丝安慰:“既然出现了这种人物,你更要加紧练习我的枪法,日后以防不测才是,”大狗闻言连连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“还有,你最好能够打听一下此人的来历,摸清楚此人的底细,以备万全之策方是,”老祖宗的话一说完,翻身跳下了马背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就教你当年我杀了张绣的‘七探蛇盘枪,’这套枪法乃是我自己所创,你要好好练习,”随着老祖宗话语一落,他手中的银枪就开始挥舞起来,起先还看得清招式,慢慢的越舞越快,渐渐的就犹如一条银蛇在空中飞舞甚是好看,大狗看得不由得兴奋得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突然,房门‘砰’的一声被大力的推开,大狗被吓醒了,睁眼一看,秀莲又站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大狗,你又做梦了,”秀莲咬牙切齿的样子好可怕。

    “秀,秀莲,你怎么进来也不敲个门,”说实话大狗还真有一点怕秀莲。

    “你把全屋的人都叫醒了,你还想不想让人睡觉呀,”从秀莲的身后望出去,门口伸出了几个脑袋。

    “秀莲,给点面子,去把门关上好吗?”大狗的这句话,看来并没有让秀莲消除她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起来,你是不是又把床单弄湿了,”被秀莲一说,大狗还真感觉到身下的床单好像又是湿了一片。

    “起来,我把床单换了,”秀莲一边说,一边就要把大狗拉起来。大狗可急了。这深更半夜的,人家不会以为发生了什么吧。

    “你快给我起来,床单湿了再睡会着凉的,”秀莲就是个要做什么事就一定要做的人,她可不管你接不接受得了。

    “明天再换不行吗?现在换多丢脸呀,”大狗抓紧了被子就是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起不起来,”秀莲发怒了:“你不起来,我以后都不管你了,你自己以后的床单自己洗。”

    秀莲甩出了这句狠话,大狗可真是有点害怕了。

    “起来,起来,我起来还不行吗?”大狗无可奈何,用被子裹住了身体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把床单弄湿了呀,”秀莲看到床上一片黄色的汗渍,不由得气的鼓起了腮帮子。

    大狗见状赶紧跑到了客厅里,客厅里站着阿虎大龙还有小燕,看到大狗这个狼狈的样子,三人不由得都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狗哥,你又‘尿床’了呀,”小燕子一边咯咯的笑着,一边说着风凉话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八道什么呀,你三哥这个是破了处子之身之后,男人的正常生理反应,知道不,”平时不爱说话的阿虎竟然也拿大狗开起了玩笑。

    “什么生理反应呀?”小燕看着大狗气的说不出话来的样子,嘴巴依然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“他这个叫‘梦遗,’”阿虎哈哈的大笑起来,似乎很是为他说的这个‘荤段子’而得意。

    秀莲拿着床单走了出来,看到大狗被阿虎和小燕欺负,破口骂道:“你们一个没有女人要的可怜单生狗,一个毛还没长齐的毛丫头,你们有什么资格笑我家大狗,”秀莲这一句恶毒的泼妇语,让两个笑得不行的人再也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噗嗤,”有个人在这个时候却忍不住笑了,大家一起转头看去——竟然是大龙。大龙看到一众兄弟姐妹如此打闹,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…..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